“2万亿俱乐部”成员增至7城谁将成为下一个?

近期,各地陆续公布2022年地区生产总值(GDP),“2万亿俱乐部”新进一员为成都。至此,我国经济总量2万亿元以上的城市达到7个,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重庆、广州、苏州和成都;武汉、杭州、南京位列8至10位。

“十强”格局出现变化,中西部城市表现亮眼——重庆超过广州跃居第四;成都顺利跨过“2万亿”门槛;武汉反超杭州位列第八,去年GDP增速为“十强”中最快,今年过后或成为下一个“2万亿俱乐部”成员。

目前,GDP十强城市经济总量相加已经达到27万亿元,占全国GDP的20%以上。“十强”中,长三角占4席,中西部占3席,大湾区2个城市“入围”,京津冀占据1席。

2022年,上海和北京经济总量继续领先全国。2022年上海和北京GDP分别为44652.8亿元和41610.91亿元,是目前仅有的两个GDP超过4万亿元的城市。虽然遭遇疫情冲击,上海全年GDP同比下降0.2%,成为“十强”中唯一负增长的城市,北京GDP增速也仅0.7%,但两地均继续站稳四万亿台阶,显示出地区经济的强大韧性。

3万亿区间仅深圳一地,2022年深圳GDP为32387.68亿元,同比增长3.3%,增速领跑四大一线城市。其中,第二产业提供了重要支撑,工业领域首次实现“双第一”——规上工业总产值连续四年居全国城市首位;全口径工业增加值首次跃居全国城市第一。

在GDP“第四城”的竞争中,重庆以不到300亿元的优势反超广州。2022年重庆与广州的GDP分别为29129.03亿元和28839亿元,距离3万亿大关不远。

近几年,重庆与广州在GDP“第四城”的竞争中“你来我往”。2017年、2018年,重庆曾两度超过广州,2019年后被广州反超。直至2022年,重庆再次超越广州,改写了已保持3年的“上北深广”格局。不过,两地之间始终没有拉开差距,今年又同时提出6%以上的增速目标,究竟谁能站稳GDP“第四城”的位置有待观察。

与前五名城市相比,排在第6至10位的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南京仍有不小差距。其中,2022年苏州和成都GDP分别为23958.3亿元和20817.5亿元,武汉、杭州、南京尚未跨过2万亿门槛。

排在第十位的南京2022年GDP为16907.85亿元,与第九名杭州尚有1800多亿元的差距需要追赶,与第十一位的天津(16311.34亿元)相比仅有不到600亿元的领先优势。未来GDP“十强”城市如何变化仍有悬念。

2020年天津首度跌出“十强”引发关注。实际上,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后,2018年天津GDP被大幅下调近6000亿元,使得其在总量上的优势不再,当年即被苏州、成都、武汉三城超越,2019年、2020年又先后被杭州、南京超越,跌出“十强”阵营,至今再未回归。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成都顺利跨过“2万亿”门槛,使得我国经济总量在2万亿以上的城市达到7个。2022年成都GDP为20817.5亿元,同比增长2.8%。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汤继强认为,2021年成都GDP已经达到19916.98亿元,在2022年跨过“2万亿”门槛顺理成章。不过,这一年成都遭遇多轮疫情、罕见高温干旱、暴雨山洪以及限电等,能够实现2.8%的增长十分不易。

其中,万亿规模的电子信息产业以及装备制造、生物医药大健康等高新技术产业提供了主要支撑。第三产业尽管受到疫情的巨大影响,生活性服务业较为低迷,但生产性服务业仍然表现出一定韧性,支撑了经济增长。

“2.8%的增长,应该说是在特殊情况下的合理区间,没有预期的高,但是也没有一蹶不振,基本盘保住了,为今年经济全面强劲复苏奠定了不错的基础。”汤继强说。

今年,成都提出6%以上的预期增速目标,在“十强”城市中处在中等偏上位置。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汤继强认为几个领域值得期待。

首先是重大基础设施的投资将拉动经济增长;其次,集成电路、生物医药、高端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将提供新动能;再次,随着疫情防控政策的优化调整,在成都经济构成中占比很大的生活性服务业将迎来强劲复苏,春节期间餐饮、文旅等消费已经实现快速增长。

此外,延期两年的世界大会将于今年举行,对于成都的城市建设、城市发展、城市管理、城市服务、文化旅游都将是全面的牵引和带动。

汤继强认为,总的看,今年重庆顺利进位、成都成功“入圈”,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取得实效的一个体现。有了国家战略的赋能,重庆和成都两个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能级得到快速提升,释放出的动能正在逐步扩大至整个“成渝双圈”,带动区域整体发展。

今年成都能否守住第七的位置,也要看紧随其后的武汉、杭州如何追赶。2022年武汉和杭州的GDP分别为18866.43亿元和18753亿元,按照今年两地分别提出的6.5%以上和5%以上的预期目标计算,今年过后,武汉将成为下一个“2万亿俱乐部”成员,杭州也极有可能提前“冲关”。

近几年,武汉和杭州在经济发展方面始终彼此追赶,疫情成为过程中的最大变量。2020年,处在疫情“风暴眼”中的武汉经济总量被杭州超越,排名跌至第九位。2022年,武汉反超杭州,时隔两年重回全国第八。

湖北省统计局原副局长叶青认为,此次武汉反超杭州也与疫情因素有关。上海去年4月的疫情波及杭州,影响了杭州经济二季度的表现,四季度杭州本土又持续出现疫情,经济运行遭遇阻滞,最终被武汉反超。

尽管有疫情因素的影响,但武汉自身的表现也可圈可点。2022年武汉GDP同比增长4%,在“十强”城市中增长最快。武汉的支柱性产业如汽车制造、生物医药等都有上佳表现。去年,武汉规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6.3%,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8%,成为拉动武汉GDP增长的重要动力。

自2020年武汉经济遭受疫情的深度重创后,连续两年上演“绝地反击”。2021年,武汉GDP实现两位数增长(同比增长12.2%),2022年又以4%的增速领跑“十强”城市。

叶青认为,武汉经济增长的下一个亮点将出现在科技创新领域。2021年,武汉市科协牵头建立了武汉市专家科创工作站模式,由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教授等高层级科技专家带队,进入企事业单位联合开展科技创新研究。目前,这样的工作站在武汉已经有40个。

此外,投资也是武汉今年的一个亮点。武汉市发改委数据显示,2023年武汉有1154个10亿元以上重大项目进入项目清单,总投资4.5万亿元,年度投资4600亿元以上,涵盖工业、科技创新、基础设施、社会民生及其他产业等。其中,科技创新、现代服务业等项目数量增加。

叶青认为,武汉和杭州两地间在经济总量上差距甚微,2022年武汉仅领先杭州约113亿元。同时,两地产业发展各有优势,武汉以汽车制造、生物医药为支柱,杭州的数字经济领跑全国。随着新冠感染转为“乙类乙管”,疫情的影响逐渐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