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新势力——中钜控股张跃峰住在杭州网制作

原以为一位80后的留洋派会缺少沉静与份量,但是参观了庆春御府的板房后,就悄悄地改变了我的印象,这个“房二代”确确实实在认真打造自己的产品与理念,并且把自己的梦想大胆地向世人展现。

在庆春御府这个闹市区的现代建筑中,构建一个纯粹的中式的产品,250方的样板房客厅中的实木茶几、太师椅、陶艺茶具、以及木艺摆设,均透露着一股古朴韵味,很容易让人感觉沉重得无法入座;这个样板房人们进门就见一道优雅的中国花鸟画屏风隔断,一股暖洋洋的喜气迎面而来;廊边的现代中国山水写意画呼应与烘托了自然的意境;吊顶上柔和的圆形灯光等中国元素的软装,就让人不知不觉地进入一种氛围中,犹如邂逅了一位林志玲般的古典美女,总是想留下来与她说几句话。

这个楼盘从拿地到现在已经有4年时间,回头一问,才知道设计花了很长的时间,开发商执着地要做一个有中国人“家”的感觉的房子,也是这个留洋派的梦想。

在张跃峰的身上,我看到了他父亲的影子,他的父亲是一位下海的官员,曾经是干部,性格开朗待人友善,喜欢交友、喜欢中国艺术。而张跃峰,在传承与发挥上更为追求创新与突破。在杭州房地产圈,“地产二代”这个词并不陌生。5年前,张跃峰与野风的俞强、大华的陈鱼海一样,留洋归来,挑起了父辈的重担,成为了地产二代。

几年来,他们逐渐习惯了这个舞台,并开始初露锋芒,让人们看到了地产少壮派的崛起。

相比父辈,他们是守旧还是突破?传统还是创新?以5年为一个周期,他们交出的答卷又如何呢?住在杭州网【晓红对话】之地产新势力系列高端访谈,本期人物:中钜控股集团、浙江元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张跃峰。

内地首富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民企第二代一大半不会接班,二代基本上都是出国留学回来的,接受了高等教育,事业想法和老一辈不一样。

一样的二代背景,但张跃峰恐怕在宗首富所说的一大半之外。曾分别在澳洲和瑞士留学的他,2007年甫一回国就接掌了父亲的事业,担任中钜控股集团、浙江元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跃峰并不回避自己民企第二代的身份,他大方承认父亲给自己留下了财富和经验,以及他觉得最宝贵的浙商精神。

从小耳濡目染,父亲的言传身教,使他受益匪浅。刚回国时,张跃峰曾问父亲有哪些东西是可以学习的。“父亲说了,(我)至少学历比他高,见识也比他广,日后的学习能力也比他强,他能给的东西无非就是两个字,勤奋。”

父亲教给自己的成功经简单而实用,张跃峰身体力行。他对“勤奋”二字也有着独到的理解,“经营一家企业靠的是脑子勤奋,很多体力活可以懒一点。”说到这里,他笑的有点腼腆。

“我觉得交流也应该要勤奋一点,多虚心跟前辈学习,把自己的基本功练好。”对于张跃峰来说,把基本功练好是王道,之后才可以谈创新,“如果基本功都没有达到,那其它就不用谈了。”

住在市中心的人对城市的味道有着很强烈的欲望,迷恋都市繁华,在这里成就也罢,彷徨也罢。而庆春路,正是张跃峰实现自己居住理念的理想场所。

“什么样的人喜欢住在城市中心?最早给庆春御府做定位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正在事业巅峰的这些人,他们是很适合住在市中心的,有一些经济能力的,它有很多交际应酬,因为交通便利、配套齐全。”庆春路是杭州的金融街,周围的商业、学校、医院,包括娱乐场所都已臻成熟,张跃峰非常看好庆春商圈的前景:“很多的国外银行要入驻杭州,他首先选择的地方肯定是庆春路,这里会有越来越多外国的精英入住。”

发达国家的城市步调,多多少少对张跃峰的居住理念形成了冲击。“我们在居住当中还是有一些比较大的误区。”他直言不讳道。欧美国家对商圈、经济圈、工业圈整体规划的合理性令他佩服。

“商业是商业,把每个区域的功能性规划好,适当的添加一些住宅,把整个居民的生活再往外移,这个是比较合理的,”这是张跃峰心目中的理想杭城,他希望这个理想城市会有很好的公共交通系统,又有一些公共的停车场,还有集中的行政区域、商业区域,“这样子的话人的分流会更科学一点。”

曾经,让张跃峰爱上的,不止是国外的居住理念。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也习惯了国外的生活。在国外的时候,早上即使没有早饭吃,都要喝上一杯咖啡。张跃峰说,那是洋人的习惯,慢慢的也变成自己的习惯。

“回国后,有次在云南喝了普洱茶,听他们讲了很多喝茶的道理。后来喝了一次30年的老茶,觉得很好,从此爱上了喝茶。”从喝咖啡到喝茶的转变,起初,连张跃峰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转变基于何种原因。

从喝咖啡,到喝茶,在形式上,是入乡随俗;在精神上,既是一种回归也是一种融合。

在国外的时候,张跃峰感受最深的是,西方人大部分时间一家人一起用餐,甚至是一起下厨,“到了五点多所有的商家全部关门,所有的企业必须下班,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国家强制性让你回去,有更多的空间照顾家人和孩子。”在张跃峰的心中,今后每个星期和家人一起吃上几顿饭,定期出去旅游,就是幸福。

其实,在张跃峰的心中,家的概念早已根深蒂固:“返回30年以前,我们在过年的时候那种浓郁的家庭气氛现在越来越少了,你在城市公寓里过年,和你回到老家那种老式房子里过年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追忆往昔,张跃峰对老式房子的缅怀真情流露,中式产品关于家的魅力和号召力,令他着迷,一个做中式产品的概念渐渐成型。庆春御府252方的中式样板房,就是对这种理念的淋漓体现。走进玄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客厅西侧屏风式的玻璃墙面,玻璃上镌刻着中国画。客厅中的实木茶几、太师椅、陶艺茶具、以及木艺摆设,均透露着一股古朴韵味。最有趣的是主卧的老式木床,床身有围合式的木栏,在二十多年前,是用来挂蚊帐的,也是80后们儿时的记忆。如果说,青春是一场无知的奔忙,那么,张跃峰比大多数人都要幸运。民企第二代、海归、子承父业,通常在偶像剧中完美男主角才有的背景,恰是我们这次访谈的对象中钜控股和元丰房产执行总裁——张跃峰的亲身经历。

采访的地点在钛合国际大厦,正处武林商圈中心。进门后,记者首先被一个宽大的鱼缸吸引,三两条金龙鱼、银龙鱼正在悠闲的游来游去,金龙鱼也叫风水鱼,在国人眼中一直是富贵吉祥的象征。拉回视线,一个古朴的茶几上,散落着各色紫砂茶具、陶碗和滤壶。想象,这房间的主人应该是一个闲暇时喝着功夫茶的广州老师傅罢。

张跃峰坐在一张环形实木办公桌后,看到我们,站起来寒暄,脸上带着微笑,眉角眼梢都是笑意那种。他很年轻,比之三年前,气质更沉稳了。一落座,张跃峰就对我们聊起了茶经,从一开始的一问一答,到最后的表露理想,我们在他身上看到了白羊座的真情流露、坦白和开放。

他说,其实我和大部分人都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在杭州商业圈里创业的青年。有一点点无奈,还有一点点委屈。想必,因为身份背景,在事业方面他或多或少受到过这样那样的质疑。只是,作为杭州房地产圈的少壮派,把这一行“混”得风生水起的决心却并未因此改变,在这一行,他尝试了一些创新,也有一些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