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芦山:全国

而提及刘毅恒,街头街尾无人不知晓。他和父亲经营着当地**的一家根雕企业,亦是十余年前最早从事根雕的商户之一。

刘家与木制艺术的渊源,可以上溯到祖辈。刘毅恒的爷爷原从事木材生意,他自幼受到熏陶。读小学时,他学着用木头雕刻童子,很快便有人出价5元买走。

1998年,24岁的刘毅恒决定做起乌木根雕生意,此时全县的同行仅有两三家。根雕的工艺精细、价格高昂,而芦山县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尚低,一开始,根雕并没有市场。

转机发生在两年后。刘毅恒天生爱跑爱闯,得知广州将举办一次旅游交易博览会,他决定带上8个木制茶壶去参展。这一趟收获不菲:作品全部卖光,换来7000多元钱;他更是看到了家乡外的市场。回芦山后,刘毅恒马上大量进购材料,一口气招揽了12名学徒。

之后,刘毅恒频繁地到成都、福建、广州等地考察,汲取精湛的手艺,客源也在逐步累积。从那时开始,芦山这座傍山的小城,陆续出现外地车辆。他曾经的学徒先后自立门户,当起来老板来,全县已有十余家从事根雕的商户,

2005年,芦山的雨水特别多,全县的根雕产业也如雨后春笋般,更加密织地冒出头角。那一年,刘毅恒被评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与此同时,芦山根雕也在全国名声大振。政府专门打造仿古走廊,成立了根雕协会,刘毅恒担任会长。用刘毅恒父亲刘大忠的话来说,每过几天,就会听说根雕一条街又来了新商户。还有很多人租不到铺面,便在天全、雨城等地开店。

1月,芦山刚刚被评为“中国根雕艺术之都”;3月22日,这里才举办过**届“中国乌木根雕艺术节”。 此时,芦山从事根雕的企业和商家已有220余户,设计制作人员1200多人,带动相关从业人员8000余人,实现产值6亿元。其产品主要销往北京、上海、重庆、天津、武汉等二十多个大中城市,有的产品远销我国台湾、香港和美国、新加坡等国家。这里成为全国**的乌木根雕市场。

芦山根雕再次声名大噪之后,不算宽敞的长街每天都在上演车水马龙的繁忙景象:车辆在匆匆来,匆匆去,形态不一的根雕成品被运往全国各地……不少商户的月销售量,比以往增加2到4倍。大小商户都酝酿着扩展生意,以迎接更加繁忙的客流。

按照原定计划,刘毅恒现在已该动工重饰自己的乌木馆。他花费数万元设计未来新规划:老店将更名为金丝楠乌木博物馆,展厅将在原有基础上重新装修,变身为红漆门、青砖墙的四合院。

4月20日那天,突来的地震却改写了这条街应有的轨迹。刘毅恒的乌木馆,店里的根雕艺术品全部被垮塌的房屋掩埋。大宅背后,20余亩的厂房也严重损毁。据他估算,乌木馆的损失上千万。

冲上沿街回廊看到的景象更加令他痛心。整条街大小店铺坍塌严重,雕饰精美的作品,在瓦砾尘土之下残缺破损。刘毅恒挨家挨户打探受损情况。“每家根雕店铺的房屋都遭到损坏。”根据刘毅恒事后的估算,此次地震造成芦山根雕行业损失约2亿元。

200余家根雕店铺全部关门。刘毅恒也只得想办法借来二十余万元,为员工发刚工资,安排他们回家。

地震后的**单生意来得有些意外。作为当地根雕协会会长,4月22日,刘毅恒还在忙于走访商家,商量重创后的应对办法,却突然接到消息,一位湖南的老客户希望立即下单,买走一件为受损的根雕艺术品。

他不仅感动于老客户的情谊,也在此事中找回了很多信心。“越早开铺,越能减少损失。”他在根雕商户的碰头会中向大家提议。震后第5天,一家名叫“良友木缘”的根雕艺术馆便重开大门,成为街上**家生产自救的企业。老板余德斌告诉记者,十余天里,营业额已经超过100万元,客户大多是灾区的志愿者和救援人员。“到目前,已有一半商家重新开业。大家相互帮扶,谁家的店面不能用了,就借出自己的地方陈列商品。”刘毅恒说,让那些受损严重的商家尽快找到地方恢复生产和营业,是目前最紧要的事。

几天前,刘毅恒的乌木馆也重新开工了,震后受损轻的房屋被用作临时的厂房,十余名工人陆续返回上班。那天中午,大伙儿围成一圈吃了一顿泡面,被当作简单的开工仪式。

在刘毅恒的临时展厅中,一件名为“古琴韵”的金丝楠根雕作品是他的心头最爱。这由他亲手设计、亲手打造,原本是一尊朽木,他却利用其纹理,雕刻成衣衫飘逸的弹琴女子。“正如这件作品,根雕的精髓,即是‘化腐朽为神奇’。”见证芦山根雕的崛起、亲历它的重创,在刘毅恒看来,根雕一条街的遍地疮痍之上,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生机。“店铺陆续重新开业,我们想要传达给人们,芦山的根雕没有被地震震垮。”刘毅恒对芦山根雕今后的发展有十足信心:“我预计两年之后,产业规模会比震前大上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