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lect a menu in the customizer

起底吴学占涉黑团伙:辱母案发前曾拘禁户拍裸体视频

据起诉书显示,吴学占等涉黑案被起诉的被告人共15人,共被指控9个罪名,其中,与苏银霞、于欢母子案有关的被告人有12人,相关罪名3个,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

检方指控,被告人赵荣荣等人为讨债将苏银霞夫妇的一套住房强行更换门锁,并安排人轮流入住,之后吴学占等人找搬家公司将上述住房内的物品搬出,在此过程中,“将苏银霞头部按入坐便器接近水面位置”,涉非法侵入住宅罪;2016年4月14日吴学占授意赵荣荣等人对苏银霞、于欢母子的讨债及侮辱过程,涉非法拘禁罪。

生于1983年的吴学占,案发时是三个不满10岁孩子的父亲。知情人士称,吴学占只有小学文化,后在武校获得中专文凭。2010年前后,曾经帮人讨债、参与赌博、带货车躲避执法检查,以此挣钱。起诉书指出,“吴学占肆意干扰交通局执法,威胁冠县交通局执法人员。”

吴学占曾于2007年涉嫌一桩故意伤害案,检方指控其在一场纠纷中,持砍刀将孙某军面部砍伤,构成轻伤二级。而从2010年开始,吴学占开始聚集人员从事违法活动。彼时,他在冠县先后成立泰昌投资有限公司、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起诉书中唯一的女性、生于1988年的赵荣荣,作为会计负责管理账目。郭彦刚等5人陆续加入该公司,以公司为据点,笼络李忠等人,形成黑社会犯罪组织。

起诉书称,吴学占还将李忠、郭树林、郭彦刚、吴风磊、吴风志等人安排到冠县人民医院当保安,以方便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时随时差遣。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在被起诉的15人中,其中10人为东古城医院保安,其中4人既是泰和房地产公司员工,又是冠县人民医院保安,其中3人为刑满释放人员。

2017年3月29日,澎湃新闻曾到吴学占居住的东古城水泵厂住宅小区采访。位于镇中心的水泵厂住宅小区由数栋住宅和几排门面组成。澎湃新闻获得的多份材料显示,2012年9月,甲方冠县泵业有限公司与乙方吴学占的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甲方提供土地,乙方负责建设职工宿舍楼。乙方负责办理相关手续及建设并承担相关费用,乙方负责楼建设后的物业。冠县国土资源局文件显示,2012年2月27日该局曾处罚冠县泵业有限公司,理由是,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擅自于2011年10月20日,非法占用国有土地1820平方米建住宅楼一处。

该小区一位接触过吴学占的店铺老板介绍,吴学占中等身材,长得结实,人比较讲“义气”,杜志浩在暴力讨债中被捅死后,“吴学占曾拿出一笔钱给杜志浩家人”。起诉书显示,于欢案件发生后,吴学占出资200万元给杜志浩家属作为抚恤金,并给受伤的严建军在北京联系医院救治。

据东昌府区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10年,冠县人民医院保安李忠涉嫌犯罪。当年6月30日23时许,李忠伙同翟某博、吴某超(均另案处理)酒后入住冠县双赢宾馆8307房间,三人共同商议找一个女孩发生性关系,翟某博遂以来宾馆上网为由将被害人张某某骗至房间,翟某博先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随后李忠、吴某超又先后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张某某发生性关系。事后张某某立即到公安机关报案。

据起诉书,2013年12月,因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村民王某某持续信访,时任冠县东古城镇镇长武德明(另案处理)安排吴学占对其看管控制。同年12月9日19时至20时许,在吴学占的指使下,杜志浩(已死亡)伙同被告人郭彦刚、郭树林、吴风磊、杜建岗身穿迷彩服、戴头套,驾车前往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翻墙进入该村村民王某某家中,用透明胶带将王某某捆绑,强行拘禁至冠县东外环中海达集团公司一处废弃的办公室内。期间采用扇脸,脱去王某某衣服,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等方式对其进行侮辱和殴打,直至12月12日深夜将其放回,时间长达80小时左右。为阻止王某某继续信访,他们以强制方法拍摄王某某裸体视频。

“他们尿了半矿泉水瓶的尿逼我喝,不喝就用电棍打,我被迫喝了几口;他们把我所有的衣服扒光,拍隐私部位,说送到我儿子的老丈人那去;他们叫我光着身子,扭唱歌;拿枪顶着我,把我整个人捆起来,倒插到水桶里……我求他们,说我不想死,再也不了,钱不要了。后来他们又挖坑抬我去活埋……”王某某说,脱离他们的控制后,她报了警,但警方作了笔录后就离开了。因为打骂她的人都是蒙面的,她弄不清是谁干的。但她怀疑过是镇政府的时任主要领导指使。

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下半年,吴学占团伙曾想过做生意,从北京扣一个人员,问政府要3000元,送一个回当地,要5000元。他们先拿最频繁的王某某开刀,拿下最硬的,以后就知道怎么对付户。

2017年3月29日,时任冠县东古城镇镇长的武德明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309国道东古城段边曾有一块空地,是一个闲置大坑,在规划里属于“有条件的建设用地”。县里鼓励招商引资,2013年,吴学占承诺在那建三层标准化厂房,给镇上带来三个项目,第一层搞个车队维修,第二、三层搞纺织,当时他们认为,这一块地能带来三个小项目,还可以节省大量土地,就把这块地以工业用地性质划拨给了吴学占。武德明说,“这也不算公开招标,就是划拨的,他没有花钱。”

2014年,放高利贷使得吴学占进入了疯狂敛财的快车道。当年7月28日,苏银霞夫妇向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借款100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超过法律保护的民间借贷最高月息的3倍多。 这也是苏银霞夫妇悲剧的开始。

至2015年10月20日,苏银霞共计还款154万元。2015年11月1日,苏银霞夫妇再次向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借款35万元。其中10万元,双方扣头约定月息10%;另外25万元,通过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用于西明名下的一套住房作为抵押,双方约定如逾期未还款,将该住房过户给赵荣荣。2015年11月2日至2016年1月6日,苏银霞共计向赵荣荣还款29.8万元。

起诉书指控称,吴学占一方面阻碍齐鲁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企业发放贷款,影响了正常的信贷环境,另一方面又到银行滋事,逼迫银行给相关企业违规发放贷款。该行为严重干扰企业经营,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他胁迫银行的方式主要两种,一是对银行进行恶意举报,二是发短信、打电话,到办公场所滋事。

起诉书指控吴学占犯了故意毁坏财物罪。吴学占因其父亲患病在刘某处医治无效死亡,对刘某产生不满。2015年8月19日凌晨2时许,吴学占指使郭彦刚、郭树林、吴风磊、林飞伙同杜志浩身着雨衣、戴头套、携带镐把,驾车前往冠县某小区地下停车场,将刘某停放的奥迪A6轿车全车身砸坏,经鉴定车损达15万余元。

4月11日,刘某告诉澎湃新闻,他当时受东古城镇主要领导请托,给吴学占患肝癌晚期的父亲介绍北京的医生,由于该病确实是不治之症,北京医生也无能为力。“现在想起来,吴学占砸我车不是这个原因,应该是我说话得罪了他。我们在车上聊天,他说自己放高利贷。我说那个钱怎么收得回。他说放心收得回,然后如何如何,我听了,说这跟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这话可能说出了口。他听到了,脸色马上不好看。”

据检方指控,2015年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