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小偷公司”覆灭记“贼王”自创盗窃哲学与警方斗了8年

1990年,在中央电视台的元旦晚会上,牛群这两位著名笑星给观众讲了一个关于时事的笑话——《小偷公司》。

但几年后,在黑龙江齐齐哈尔,一个“小偷公司”出现了。 所谓小偷公司”,是一个大肆盗窃社会财产的盗窃团伙。

说起辛培生,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儿子”,而在路上,他的名字却很难听,叫“老鬼”。

“老鬼”天生诡计多端,鬼点子。 辛培生,1963年10月9日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一个普通家庭。 作为一名学生时代,他学习不是很努力,但他从不惹麻烦。

高中毕业后,辛培生没有上过大学,在家无事可做,和一些流氓在街上闲逛,并逐渐养成了偷窃的习惯。

在这一点上,辛培生的常规营生之一被称为“滚大”,就是跟踪一辆满载的货车,当它停下来,司机没注意时把它清空,然后拿去市场讨价还价。 除了“大翻滚”,辛培生有时也会加入一小撮小混混在街上抢劫。

辛培生““干事”,必先利其器”,盗贼不走空路,基本上从不失手,行内人也羡慕他天生就是贼。 但马有失蹄,1992年,辛培生和几个共犯在一次抢劫中被当地警察抓获。

根据当时的规定,辛培生将被送进劳教所。 但是阴谋家辛培生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愚弄了所有的人,并且活了下来。 此后他离开齐齐哈尔流亡。

在异乡的生活对一个像辛培生这样有技能的人来说很艰难,他只不过是个贼和强盗。 于是,在逃亡生涯了两年之后,他知道Zikhar的恶劣行径已经过去,就悄悄地回到了他出生和长大的地方。

辛培生从来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在齐齐哈尔呆了几天后,他决定回去做他原来的工作——否则就更容易偷钱了。 鉴于他上次被捕的教训,他认为抢劫的风险太高,轻判10年以上徒刑,严重丧失生命,或盗窃的风险很低,即使被抓住。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当地谋杀之后,辛培生先生发现单靠自己的力量犯罪是困难的,而且代价高昂,最终导致他两手空空。 就在这时,他想出了组织“小偷公司”的主意。

幸运的是,当他遇到被轻蔑地称为“大锁”的周建国时,他正在一个市场上偷蔬菜。

说起周建国,也是齐齐哈尔铁锋区一个盗窃惯犯,天生就有一个大手臂,给人们起了个外号叫““大锁子””。 此人曾多次被判处劳教,每次在公安干警工作时总是泪流满面,声称外出会很痛苦,但每次出于金钱的诱惑,总是回去工作。 此时,据说他已被保释,但他已去菜市场偷蔬菜。

辛培生看到周建国有两膀子力量,动作快,有志气拉在一起。 在从市场上偷了几吨蔬菜后,两人联手分赃。

周建国看到了辛培生相当有组织的工作,逃跑路线和销赃手段也比较聪明,觉得用辛培生应该有一个“前途”。 两人一见如故。

辛培生和周建国继续发展同伙. 在辛培生的“严格把关”下,“老猫公司”终于成立了,“老猫”韩光、“大娟子”李勤、“邸军”等无业人员也都有多年的盗窃经验。 辛培生是““小偷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

认为自己很聪明的辛培生认为他的小偷公司不同于其他犯罪团伙。 他为他的手下“创造了一套”入室盗窃的“约法三章”准则”。

首先,经过多年沉浸在“盗窃”的世界中,辛培生自己总结出了一个“过程”,即踩点、盗窃、移动、销赃。 根据他的规定,“公司”的成员白天休息,养精蓄锐,晚上两点后像兔子一样活动,站在那里。 因为在这个时候,家人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库房和仓库的保安也是最松懈的。

其次,所有人都必须服从一个人—辛培生号令。 没有他的命令,连他嘴里的食物都碰不得。 如果你不服从命令,你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小偷公司的第三个人,老猫,被辛培生惩罚了.

有一次,“老猫”陪着辛培生去一家药物仓库“开店”。 在对仓库进行详细分析之后,辛培生决定暂时放弃这项“任务”。 但这只“老猫”不相信邪恶,在辛培生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带领一帮兄弟洗劫了仓库。

这个消息很快就被辛培生听到了,他非常愤怒,以至于他的手下把这只“老猫”当成了一顿毒打。 “老猫”脸上还留有被抓伤时留下的深深的伤疤。 这个伤疤意味着在“小偷公司”里,辛培生的权威是不容挑战的.

最后,一旦被警察抓住公安“小偷公司”的人就不能放弃他们的同伙。 这当然是辛培生一厢情愿的想法,这种乌合之众在铁的法律和公安干警面前,早已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记得自己的“规定”。

在他铁腕的统治下,包括“二把手“二当家”、“大锁“大锁子”周建国在内的全国各地的“小偷公司””都将他的“规矩”奉为神圣。 但“规矩”规则辛培生自己却从不遵守这些规则。

有一次,辛培生和他的同伙去“参观”一家旅馆。 他在酒店的酒吧里发现了8000元钱,并在没有引起周围人注意的情况下将4000元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至于被大家偷走的那四千元,“头儿”辛培生也拿到了一千多元。

他的部下渐渐意识到辛培生的狡猾和贪婪. 他总是确保偷窃时他是最安全的,分赃时他是最安全的。 他在路上赢得了“老鬼”的称号。

但是,当谈到盗贼公司的运作时,他的手下对辛培生俯首称臣。 开场伊始,辛培生就担心“要偷什么?” 从古至今,盗贼这个永恒的问题都有自己的一套“哲学”。

首先要做好七个方面的准备:柴米油盐、米饭、盐、酱醋茶。 “小偷公司”偷窃他们需要的东西,在临近春节等重要节令时,他们甚至更加猖獗。

“大锁子”周建国,这个“偷盗专业户”“颇有心得”。 他有一个七旬老母和一个妻子和孩子。 但是,他从妻子和母亲那里得到了“高度表扬”,因为他偷窃了大部分的日常用品,比如油腻的米粉和肉。

“大锁子”前后共作案100余起,涉案金额达30余万元。 为了把赃物围起来,他只为母亲开了一家粮油批发部,把赃物放在里面。

大锁匠的母亲成了批发部的老板,打着“为人民服务好,卖得少”的旗号高价出售赃物,却不知道她的儿子是藏在人民中间的一只大老鼠。

辛培生的“小偷公司”也有一个“盗窃哲学”,窃取什么是迅速围栏。 不管是最新的时装还是紧俏的药物和补品,一旦你踩在上面,它基本上就是一个包裹。

通常“小偷公司”把目光放在家用电器上。 所谓的“三巨头”冰箱、洗衣机和彩电是辛培生盗窃的主要目标,因为它们实际上被太多的人用来销赃处理。

此外,昂贵的药物是辛培生喜欢偷的那种药物。 数据显示,从1994年初到2000年辛普森盗窃公司(“小偷公司”)倒闭,他们突袭了20多家药店,仅侵吞资金就超过40万美元。

随着“小偷公司”的成长,辛培生不再满足于他以前的小打小闹。 我的手下以前骑自行车,拉货用的是“倒骑驴”三轮车,机动性不强,很容易走失。 辛培生然后用销赃上的钱买了几辆摩托车和三轮车,一方面提高了“工作效率”,另一方面也使他更难被抓住。

幸亏有了这些所谓的“现代化”机械,辛培生变得胆大妄为,肆无忌惮。 据当地公安统计,1997年9月至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