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器观茶史历数千年滋味

水乃茶之母,器是茶之父。作为世界上使用茶叶的国家,中国有着源远流长的茶文化。茶具作为茶文化的器物表现,更是带着历史的痕迹与时间的温度。

2018年6月,山东邹城峄山街村在扩建道路取土时破坏了一座墓葬。山东大学邾国故城考古队闻讯后,会同邹城市文物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编号为西岗墓地一号墓。在这一考古现场,发现了一只瓷碗。之后,研究人员对这只碗中遗留的疑似茶叶样品进行了检测分析,于2022年春正式确认并公诸媒体——碗中为煮(泡)过的茶渣。由此,将证实茶文化起源的实物证据前推到战国早期偏早阶段。

研究人员认为,我国历史上著名的茶叶产地多集中在长江以南各省的山区,尤其是长江下游东南江浙地区。邾国故城西岗墓地一号战国墓出土的茶叶有可能来自长江以南越国地区。如果将其与盛放茶叶的原始瓷碗的来源一起考虑,这种可能性将进一步提高:包括盛放茶叶的原始瓷碗在内,该墓出土原始瓷器8件、印纹硬陶器8件,可能都来自浙江北部东苕溪流域越国的窑址。

据记载,“茶具”一词最早起源于汉代,东汉著名词赋家王褒所著的《僮约》中记载有:“烹茶尽具”一词,“具”就是茶具。但大多数历史学者倾向于——唐以前的饮茶用具与酒具、食具共用,有着一器多用的特点。浙江曾经出土过一批东汉用的茶用瓷器,大多数是饮食混用的。从西晋左思在《娇女诗》中提到的“心为荼荈剧,吹嘘对鼎饬”,我们也可以看出,当时还有一种类似“鼎”的大肚饮茶用具,但和其他饮具的区分也不清晰。

让茶大放异彩的应该是魏晋名士。在那个政治飘摇的时代,清淡之风盛行。名人雅士每天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喝酒、吃药和清谈。因为常常饮酒和服食丹药,导致不少人头晕目眩、皮肤溃烂甚至发狂发癫,而茶,成为了解毒解酒的天然圣品,一时之间在文人雅士之间迅速流传开来。

当时流行的酒器为用青瓷制成的鸡首壶,因此,鸡首壶也就变成了酒器与茶器混用的首选。

为了改变人们对茶“药用”的形象,茶人将新鲜的茶叶采摘后,加入米膏等黏稠之物,压制成饼。饮用时,再将茶饼焙干,研末,放入茶具中,注水加入葱姜等调味料,简直有点像现代煮汤品,茶要煮沸过才能食用。

受工艺和经济的影响,在魏晋时代,瓷器还是要比金属器皿使用得更为广泛。又因为青色被视为传统的五正色之一,颇能体现魏晋名士高雅脱俗之风,因此,当时青色的茶具是最受青睐的。因为煮沸的茶汤非常之烫,搭配盏托的青瓷茶碗便应运而生。

茶碗被设计成“饼足状,深腹”,盏托多呈盘形,要么下凹,要么中间凸起一部分托圈,这样,茶碗才能稳稳当当地置于其上,避免茶汤外泄。这一形制的茶碗就是最初茶具的雏形,谈不上有多美,但却为日后茶具的逐渐细化作出了铺垫。

到了唐代,人们以煮茶、煎茶为主要的饮茶方式,茶具不再与其他器具混用,开始形成自身的风格。

当然,想喝上一杯好茶,还需配备不同功用的茶具。据陆羽《茶经·四之器》记载,当时有灰承、炭挝、夹、纸囊、碾、罗合、水方等28种泡茶器具,涵盖了生炭、煎茶、拂尘、量茶、倒茶、洗茶等各种环节。

陆羽的饮茶法,彻底颠覆了此前“茗粥”大碗吃茶的传统。品茗步骤变得更加精细,成了一时潮流。

在尝试使用过多种不同材质的器皿后,陆羽得出结论,专事品茗,“瓷与石皆雅器也”。当时,天下陶瓷业兴盛。除南方越窑盛产青瓷外,起源于北齐时代的邢窑白瓷同样久负盛名。陆羽试用后,认为白瓷茶器“如雪”般的质感,可以为品茗之人提供赏茶、尝茶等多重观感体验。

为了体现其蕴含的生活情趣,唐朝的工匠往往将茶具制作得高雅精致,在实用的同时也具有欣赏价值。尤其是中唐时期,那时的茶具不仅种类齐全、形式丰富,做工也十分讲究,分为竹、木、铁、铜等不同材质。工匠们会根据茶种类的不同而制作不同的茶具。其中,瓷釉因洁净的特质而成为茶具的主流材质,冰般的越瓷、白雪似的邢瓷以及黄釉、黑釉等应有尽有。

相较于陆羽纷繁复杂的煮茶法,大唐民间乃至宫廷都更热衷于被陆羽嫌弃的“痷茶法”。简单来说,就是将新鲜茶叶先碾碎,再煎煮,焙干,再度碾成粉末冲入热水饮用。正如陆羽在《茶经》中提到,“饮有确(粗)茶、散茶、末茶、饼茶者”,这些种类的茶都需要碾成碎末才能饮用,这也使得茶碾成了重要茶器。

除此之外,为了更好地突显出饮茶之人的高雅,有钱的大唐贵族变着花样儿在茶具上下功夫——越窑定制的秘色瓷、金、银、琉璃等,都是他们可以用之一品天下的精美茶具。

众多的茶具种类不仅丰富了唐朝茶文化的内涵,也使茶道实现了进一步发展。对唐人而言,饮茶已不再只是物质享受,还包含着饮茶者的精神追求。唐朝的茶道包含造、别、器、火、水、炙、末、煮、饮这九大环节,只要克服这“九难”,就可抵达茶道的精髓。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中提到,茶道是一种修行,能使人“肌骨轻”“通仙灵”“两腋生风”。由此可见,唐朝人认为茶是一种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媒介。

宋徽宗对茶道情有独钟,曾经写下了《大观茶论》;茶痴蔡襄写下了《茶录》,两本书中详细记载了宋代点茶的整个过程——茶制成龙团凤饼,然后烤干,在茶碾中碾细,然后在茶磨中磨出粉末,然后再经过罗枢密(筛粉的筛子)筛出来细细的茶粉,将之放在斗笠碗中备用。之后以釜烧水,在其微微沸腾时冲点入碗,随后用茶筅快速击打,使茶汤中的泡沫渐渐浮现,最后呈现出如今天奶茶奶盖般的“乳花”。作为史上最会喝茶的皇帝,宋徽宗将斗茶的评分标准直观概括为一句话:“点茶之色以纯白为上真,青白为次,灰白次之,黄白又次之。”

在点茶这种饮茶形式的影响下,宋代茶具也与唐代茶具有所区别。当时的茶器有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茶罗、茶盏、茶匙、汤瓶等众多种类。曾经用来煮茶的大口茶釜开始被小口长流的汤瓶取代。宋人用汤瓶煎水,用茶碾碾茶末,筛选后将茶末放入茶盏,再将煮沸的水注入茶盏,同时还以茶匙击拂,从而在盏面形成妙趣横生、变幻无穷的效果。

当时人们对茶具的讲究已达到了十分细致的程度,而唐及以前使用过的鸡首壶,已无法满足宋人精细化的操作。所以,针对点茶所需,宋代的工匠们在鸡首壶的基础上,重新设计一款流部细长且带弧度的“汤瓶”,让执瓶者可以利用高度差的原理,减少人体手臂上扬的幅度,更好地控制注水量,完成点茶注水全过程。

除了汤瓶外,宋人还将唐代陆羽流传下来的茶具进行升级改造,并形象地赋予了它们独特的官爵、名号,使之与汤瓶一起成为点茶“十二先生”。

在宋朝的文人雅士看来,喝茶乃人间雅事,理应遵循“天人合一”的思想。所以,将趋于自然纯净的审美带到了茶具制造与选材上,于是,宋代建窑打造出了一套纯黑釉面的茶具,谓之“建盏”。

建窑黑釉兔毫盏,其釉面绀黑如漆,泛着阵阵金属质感光芒,这种自然流露的典雅气息,与茶汤之韵相得益彰。兔毫盏底因高温烧制,还带有丝丝放射状条纹,纹理畅达,恬静淡雅。经高手“点茶”,汤纹水脉间可清楚浮现花鸟鱼虫乃至各色山水,达到点茶的极高境界“水丹青”。

一如平和自然的道家,建盏的黑与茶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