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煮茶”加热新中式茶馆谁是下一个“喜茶”?

不过,与新茶饮爆发时的“好日子”相比,当下的商业环境已经大相径庭,茶饮门店扎堆,市场竞争白热化,加上线上零售产品爆发,这都在分散中式茶馆的客流。

2021年初,一家名为teastone的纯茶创新品牌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8月底,新零售精品茶品牌T9完成数千万元 Pre-A 轮融资;2021年年底,另一家纯茶空间品牌“一茶一舍”获得数百万元融资。

进入2022年, 这一趋势继续延续。今年6月,新中式茶饮品牌“十英尺茶书铺”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7月, 以茶馆为主题的商务场景服务商“茶找佳人”完成数百万元种子轮融资。

此前,饮品行业的融资大多发生在奶茶、水果茶和咖啡赛道,上述茶馆品牌的融资事件似乎传递出一个信号:中式茶饮行业也要崛起了。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我国合计新增19.7万家茶馆相关企业。分年份来看,2017年至2019年,茶馆相关企业注册量逐年增加,2020年后受新冠疫情影响,数据同比出现下调,但依然维持在高位。

目前我国现存茶馆相关企业20.6万家,2022年上半年新注册2万家,同比增加20.2%。

以teastone为例,社交平台信息显示,目前,teastone在深圳、武汉、上海、成都共有9家门店,走的是大店模式,门店面积在200400平方米之间,且每家店的设计都不尽相同。

据悉,teastone创始人李姝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其门店设计、茶具的设计和命名等都颇具美感,十分适合出片,比如其茶器命名有“月亮瓶”、“山河杯”、“竹叶杯”等。

从事餐饮品牌策划的王凯去年底在山东省潍坊市租下一个院子,二楼办公,院子空闲。今年7月,他在院子里试水做中式茶馆,“三十知隐”茶馆开业。在做产品研发时,他首先注重的就是拍照是否好看,能否兼具传播性。

今年秋冬,在小红书的助推之下,“围炉煮茶”突然在全国各地火起来,为中式茶馆吸引了一批低年龄段的消费者。

“我们之前的客群以商务人士为主,加上日常探店的人,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北京中式茶馆“不羡小院”主理人显赫说道。

今年冬季加入“围炉煮茶”,一下子拉低了不羡小院客群的平均年龄,进店的甚至有00后。

据观察,teastone门店大多位于城市商圈,加上占地面积较大,运营成本水涨船高。“虽然模式比较重,但是它的盈利模式多元。”王凯分析。据他实地探访成都店观察,门店每天的营业额应该超过4万元。

“张一元属于茉莉花茶品类的代表,每斤的价格在400至500元左右。”王凯对「创业最前线」分析。

据此计算,若除去门店租金、人力等多项运营成本,teastone仍存在一定的品牌溢价。

teastone线元之间,有报道称,深圳万象天地店开业三个月时,月销售额近150万元。这个数字与王凯估算的成都门店营业额接近。

作为潍坊市第一家新中式茶馆,三十知隐也有很强的变现能力。王凯介绍,门店客单价在50至60元之间,平均日流水大概为5000元,回本周期被缩短至3个月,目前他已经在筹备第4家店。

不过,即便是网红如teastone,也并不能总是让消费者满意。「创业最前线」在小红书上搜索teastone,前20个帖子里,6个都是消费者的吐槽贴。有消费者称“这是一个只适合拍照的地方,茶的味道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惊艳”。

teastone另一个被广泛诟病的问题是茶水的单价高、且不能续水。在其门店,客人点单,服务员帮忙出茶汤后再交给客人。

而在一般的茶馆里,一壶茶可以多次续水冲泡。当然,这种模式下,客人在店的时间可能长至两三个小时。

从商业角度来看,teastone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翻台率,却牺牲了部分消费者的体验。

除这些茶馆新品牌外,传统茶企为了寻求增量市场,也开始布局线下。高端绿茶品牌“竹叶青”已经在北京的望京、国贸、CBD等高端商务区开设了线验店。

“从业态来讲,我们跟酒店更相似,做的都是空间租赁生意,只是我们的载体是茶桌。”共享茶室品牌“6茶”创始人吴翔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空间租赁和茶叶的连带销售,构成了共享茶室的两条业务线多个城市。“我们没有大肆宣传,全靠高黏性客户维持。”吴翔认为,中式茶馆未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俗话说,南方人爱喝茶,北方人爱喝酒。在福建、广东地区,茶叶跟手机、钥匙、钱包一样,是很多人出门必带的东西。而北方的茶文化氛围则相对较弱。

企查查数据显示,在现有茶馆的地区分布上,四川是最爱喝茶的省份,现存6.4万家茶馆相关企业,在全国省份中断层第一。西藏、湖南分别现存2.4万家、1.6万家位列第二、三名,其次是云南、重庆、广东等区域。

茶馆数量前五名中,没有一个北方省份。那么,新中式茶馆能否在北方市场淘金?

除了新疆和西藏,6茶在其他省份均有门店。吴翔介绍,从6茶的业绩来看,北方的表现反而优于南方。“北方门店,茶叶销售的占比大概在70%至80%。”吴翔称,“虽然南方茶文化深厚,但竞争也更激烈。”

在福建、广东,几乎每个人身边都有卖茶的朋友,他们很少随机在街上买茶叶,因此茶馆的茶叶等产品在南方很难卖得动。而北方人没有出门带茶叶的习惯,去门店肯定会买茶叶。

传统的泡茶流程有简有繁,不过一般也都有煮水、洗杯、投茶、注水、倒茶等等六七个步骤。

吴翔表示,其中一个原因是全国各地的茶文化和泡茶的流程不同,比如福建人喜欢岩茶、江浙沪地区喜欢西湖龙井,不同的冲茶标准无法被精准复制到每一家门店,繁琐的流程或许还会劝退部分年轻人。茶馆在中国历史悠久,却至今没有大品牌,市面上大多是一些精致小馆。反而是咖啡、奶茶品牌出现众多连锁品牌。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从业者在开茶馆时往往过于强调茶文化输出,比如装修风格、泡茶操作等,在快节奏的社会中,这种模式对建店、运营、受众的要求很高,复制难度大。”吴翔说道。

他认为,在国内,茶具有深厚的根基,但如果把一整套文化输出,门店裂变上可能存在更大的阻力。“消费者需要的不仅是茶文化,更是环境和饮品本身。”

不羡小院也没有茶艺师,一般第一泡时,工作人员会帮助客人冲泡,并简单进行讲解,剩下的由客人自己操作。

“虽然有所简化,但我们还是保留了让客人自己烧水、泡茶、出汤的完整流程,并且选用了更容易操作的茶具。”显赫表示。

teastone的泡茶程序则由门店员工完成,交给消费者的是一壶茶汤。“这种模式或许更可控,但我们是单店,还是希望客人有更多的参与和体验感。”显赫说道。

接下来的几年,中式茶馆或许会如几年前的新茶饮、咖啡店一样,遍地开花,但其生命力能否像这两者一样,广泛扎根并生存下去,还需等待市场验证。

敬原创,有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