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lect a menu in the customizer

千年瓷都“进”与“退”一年吸引五千洋景漂

父亲端坐在台前,佝偻着身子,专注于眼前的瓷胚,手中紧握的画笔蜿蜒流转,明暗浓淡的山川、河流、花卉、兰草等等图像渐渐现身。

徐伯梵儿时记忆中的父亲,就是这般形象沉默得像一座希腊雕像。

在景德镇,可能有半数人从事瓷器工作但上世纪末,是本地瓷器人的梦碎时分。

景德镇渐渐不复往日荣光,工业新贵潮州、福建德化一跃而上到2007年,景德镇陶瓷工业产值与潮州的差距已经拉大到近5倍,戴了千年的“瓷都”帽子,也在中国陶瓷协会的评选中,连续数年花落潮州。

当地久负盛名的十大瓷器厂也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中,于上世纪末黯然离场,六七万人因此而失业徐父坚守到了最后一刻。彼时,他月薪只有四五百元,养活四个孩子以及一大家子人,常常入不敷出。

“这根线断了,遗憾,失落肯定是免不了的”,徐伯梵向《财经故事荟》回忆,“我们家里好几代人,都是做瓷器的。”

二十年后,在操作台前,父亲重新拿起了画笔,母亲也再度为陶瓷贴画,徐伯梵也成为了宋景陶瓷公司的总监。

徐伯梵家族与陶瓷产业的纠葛不休,也是景德镇的陶瓷产业,从繁荣到失落,再到复兴的一扇窗口。

1700年前,景德镇因瓷而兴,成为全球最古老的工业城市(李约瑟博士语),千年之后,景德镇陶瓷产业期待重回巅峰只是,这一次,支点变成了“数字化”。

几年前,徐伯梵大学毕业后,毫不犹豫回了老家,又干起了瓷器,“如果你是景德镇人,似乎一般就不会考虑其他行业”。

当然,徐伯梵回巢的背景在于,2010年之后,景德镇又开始大力复兴陶瓷工业,要重新夺回“千年瓷都荣耀”。

千年的文化沉淀2000多年的冶陶史,1000多年的官窑史,600多年的御窑史景德镇在某种意义上,与瓷器划等号;在京东上,不少用户评价说,看见“景德镇制”的蓝色印章,就觉得是“高级货”。

完整的手工陶艺链条景德镇堪称手艺人的天堂,每个生产流程,都能一一拆开,比如,在这里可以轻易买到成型的瓷胚,还有瓷窑提供专门的烧制服务等等,每年有5万来自全球、全国的年轻“景漂”来此寻梦。

一流的手工技艺以徐父从事的陶瓷绘画为例,一年入门先画风景,两三年能画花鸟动物,要画人物,还要等上几年。

今年夏天,她第一次来到景德镇。亲手摩挲到的那一刻,她就爱上了景德镇瓷器,“像玉石一般光洁,而且薄得像纸,能透光亮,然后我跟亲友们说,我要每家送一套景德镇瓷器”。

一位曾经去过景德镇的瓷器商人向《财经故事荟》描述了他的感受,“潮州很新,景德镇相比之下有点旧。旧,一方面是说,千年瓷都的古风古韵犹存,另一方面,是说基础设施还需完善,看着像个四线小城市”。

比如品牌缺失。不少小微陶瓷企业,都统一冠以“景德镇”的地理商标。景德镇陶瓷协会秘书长许雷解释说,“企业自有品牌假如是小汽车,景德镇的地理商标就是公交车,没小汽车,只好乘坐公交车”。

比如,技术人才一度流失。当地一个传闻声称,潮州曾有400家陶瓷企业的技术厂长,均来自景德镇。

蔡晓容在当地走访发现,该地不少瓷器企业的产品定位,还是以送礼为主,“包装偏礼品化,设计上也是传统风格,与现在的年轻人的审美存在一定差异”。

许雷也不讳言,“景德镇的手工艺术陶瓷做得很顶尖,但是日用陶瓷就有点滞后了”虽然艺术陶瓷的定位更高端,但其市场比较小众,与大众市场脱节,这意味着总产值难以突破天花板。

人才重新回流,2017年,景德镇成立“景漂景归人才服务局”,吸引拉拢年轻艺术家和制瓷专家回归,如今每年有5万“景漂”从全国各地远道而来,包括5000多名“洋景漂”;

到了2020年,景德镇的陶瓷工业总产值达到400亿元左右,已经与潮州处于同一量级;

2020年,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印发《景德镇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实施方案》。按照方案,到2035年,景德镇将再次重回“世界陶瓷文化中心城市”的巅峰。

这是徐伯梵回到家乡,All in瓷器行业的底气,而在景德镇陶瓷的复兴大业中,类似徐伯梵这样的年轻人,恰是中流砥柱。

徐伯梵最初就职的瓷器企业,由其姐夫姐姐创办在当地,“家族企业”很普遍。

最初,公司在某电商平台做线上零售,依托自有工厂优势,“在高峰时期,一天就有六七千单”。

其一,尽管目前依托自有工厂,可以用更低价格获得极高销量,“哪天有个工厂以更低的价格销售,你的销量就哗啦啦掉下去了”;

其二,忙于控制成本,无暇顾及产品设计和创新,更遑论品牌,“用户也没有忠诚度,都是一锤子买卖”;

其三,由于瓷器属于易碎品,提供物流服务的快递员往往非常粗暴,“最高时,瓷器的破损率大概在3%左右,用户体验不好,我们包赔重发又是一笔成本”;

第四,利润率太薄,“一单就赚五毛钱,算上各种人力以及折旧,可能就是亏的”,挣扎在盈亏线上,自然无暇图谋长远打算。

“仅靠低价卖得多,能复兴景德镇陶瓷吗?!”经过大半年的考虑,徐伯梵有了答案。

当他提议主做京东,关掉其他线上零售渠道时,遭致了一片反对。最坚决的是徐父,这位经历过当地陶瓷工业沉浮的老匠人,厌恶风险。

与佳佰合作后,宋景陶瓷“后来居上”,8月上线产品后,很快就在佳佰餐具供应商中位列前三。

“我预计佳佰带来的销量,在宋景整个销售大盘中,明年就会超过50%”,徐伯梵信心十足。

他已经亲身见识到了佳佰的引爆力2020年,佳佰一款养生煲汤陶瓷锅,单品销量就超过1.2万件。

对此,京东自有品牌的操盘手王笑松有过精准总结,“你做工厂,我做市场”,让京东和合作伙伴工厂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赋能(包含设计、研发、生产、获客、品牌背书、物流服务等多重价值)、共创、让利、共赢、开放等,是佳佰与宋景合作的基本原则。

比如,在设计环节。家居商品的消费以女性为主,对颜值要求较高。如今的宋景越发意识到了设计的重要性,特意从浙江邀请了设计团队以及产品摄影团队,风格更偏向年轻化,并持续与佳佰设计团队沟通产品的视觉设计、包装设计。

比如,和佳佰合作的两款爆款瓷器,一款是冰淇淋甜美风的蓝粉小花,用户评价是“满满少女心”,“莫兰迪色真高级”,另一款则是简约现代的北欧几何图形。

比如,品牌背书上。目前,景德镇瓷器如同阳澄湖大闸蟹一样,造假泛滥,但有了佳佰品牌的背书,用户不再担心踩坑,而且,相比于品牌还不成熟的自营品牌,佳佰的用户基数更大,为宋景陶瓷带来了引爆机会。

比如在物流上。景德镇由于三面环山,交通不便,以往瓷器先运往南昌,再转送全国各地,物流效率低下,现在宋景瓷器先行存放在京东仓库里,物流效率提升了一倍以上;而且,运输环节的瓷器破损率,相比于此前的第三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