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潮州功夫茶与工夫茶

潮州功夫茶是我国茶文化的一大特色,茶壶在潮州功夫茶文化中是必不可少的器具之一。

相传,在唐代时期茶文化已经十分完善,沿海一带人们都十分喜欢饮茶,在潮汕地区以茶待客为最佳礼仪,这不仅是因为茶在许多方面有着养生的作用更因为自古以来茶就有“待君子,清心身”的意境。

“壶小乾坤大,茶薄人情厚”现今,功夫茶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遍及海内外,成为沟通情谊的纽带,浓浓的茶香滋润和安抚着人们的心灵。

使用茶壶品茶大大提升了功夫茶的品味,潮州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及人们的生活习惯,造就了潮州手拉壶有广泛的社会基础。潮州有座凤凰山,自宋代以来,就是凤凰茶的产地,宋代遗存下来的高山名茶“宋种”是凤凰茶的品牌,潮汕人以能喝到正宗的老枞“宋种”引以为荣。潮汕人乃至海外潮人,都有喝凤凰茶的习惯,喝茶、品茶、论茶,成为几百年来延续下来的茶文化。喝茶、泡茶,就必需有茶器,因此,潮州手拉壶就成了潮州功夫茶具的首选,什么壶泡什么茶,各种不同的茶的品类,都有不同的冲泡方法,十分考究,因此,潮州的泡茶方式被称为潮州功夫茶。潮汕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泡功夫茶,一天工作之后,闲下来泡泡功夫茶,修身养性,休闲自乐,或约上几位亲友,泡茶品茶,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潮州朱泥手拉壶是潮州一项独特的制壶技艺,以手拉成型而著称。要做到一次性手拉成型,其前提是必须掌握好泥料的干湿性、柔韧度,并在辘轳运转时,把握好中心平稳,由下而上地对泥料进行拉、捏、压、按、挤等手法进行操作,使泥料在运动中产生造型变化。作者在拉制的过程中,应先构思好作品的大致的造型,或高或低,或圆或扁,在泥料的运动中塑造壶身的基本造型,并在后来的修坯中再加以修正,根据作者的设计意图进行塑造,形成作者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壶艺作品。

本文是小编以一个学者的视角来释诠传统功夫茶壶的制作过程与工艺,内容简单易懂,可让更多学员提高学习成效。对潮州传统工艺手拉壶有着更多的了解和认知。

工夫茶与功夫茶读音相同两者各有所指,不能混为一谈。工夫茶指茶叶制作之精良,其品质优异者,如工夫红茶、闽红工夫等;功夫茶是茶饮的一种,由于煮制和啜饮时太讲究,费功夫而得名。

清.雍正十二年陆廷灿,在《续茶经》中:“武夷山茶在山上者为岩茶,北山者为上,南山者次之,两山之以所产之岩为名,其最佳者,名曰工夫茶”。见“工夫”是指茶叶的品质。后者“功夫”不是指茶的品质,而是指茶人的素养,茶艺的造诣以及冲泡的空闲时间。

清代施鸿保在《闽杂记》中写道:“漳泉各属,俗尚功夫茶”,张心泰的《粤游小记》也说“潮郡尤嗜茶,大抵色、香、味二者兼备,其曰功夫茶”这是指功夫茶的冲泡方法及闽南闽东一带的饮茶习俗。

《辞海》缩印本中“工”与“功”条目虽云两字相通,但又说:工夫:指所费精力和时间;功夫:指技巧。

小编在这里就简单的为读者解疑:工夫茶是指制茶师制茶工艺的精良;而功夫茶是指煮制和啜饮时太讲究技巧,费功夫而得名的。

“工夫茶”即是精制红茶的一种。由于初制、精制过程中加工十分精细,下的工夫十分深刻,故名工夫茶,属红茶类。在《武夷茶歌》中就有“如梅斯馥兰斯香,大抵焙得候香气。鼎中笼上炉火温,心闲手敏工夫细”的记载。

潮州凤凰单丛茶制作工艺:是采摘茶树的嫩芽或细嫩新叶当原料,经过采摘、晒青、摊凉、做青(碰青、摇青)、揉捻、烘焙、拼配和堆、分拣、复焙、包装等一系列工序,而且对于成品茶外形极高,要求条索紧直,匀齐。对于制茶师傅的技艺可是一大挑战,制工需要非常精细。这说明了佳茗,是靠“工夫细”制出来的。这里的“工夫”显而易见是力气、时间之意。后来逐渐引申为花费工夫做出的好茶。

潮州功夫茶历史悠久,中国茶文化盛行于唐朝,而潮州功夫茶则盛行于宋朝,贵族茶就是源于潮州功夫茶,至今已有千年历史。

潮州功夫茶在潮汕地区十分普遍均以茶会友,不论是家居还是路边、街头、工厂、商铺都可以看到功夫茶的身影。品茶早已成为潮汕人生活中不可少的一部分。潮人爱饮功夫茶,可以说是达到“嗜茶成性”的程度,有些 “老茶客” 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泡饮功夫茶。俗话说的“早晨空腹茶,胜过娘仔来伴夜”。潮人把茶叶叫”茶米”, 可见嗜茶若命者的形象。由此可见潮人对茶可谓情有独钟。品茶不仅仅是为了解渴,在品茶的同时可以修养身心,提高自身素质;也在品茶中闲聊消遣、联络感情、互通信息、洽谈业务等。可见潮州功夫茶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在潮汕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起到“桥梁”作用。

潮州茶文化是岭市茶文化的又一重要系列,而尤以“功夫茶”为著称。潮州功夫茶,起于明代,盛于清代,成为潮汕地区饮茶习俗的文化现象,是潮汕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潮州功夫茶中的“功夫”,自然不是武功的意思,但是和武功又有几分相似之处,指泡茶的技巧。《清朝野史大观·清代述异》称:“中国讲究烹茶,以闽之汀、漳、泉三府,粤之潮州府功夫茶为最。”。清·乾隆二十七年的《龙溪县志》中《风俗》篇记载,“灵山寺茶俗贵之,近则远购武夷茶,以五日至,至则斗茶,必以大彬之壶,必以若琛之杯,必以大壮之炉,扇必以琯溪之蒲,盛必以长竹之筐。凡烹茗,以水为本,火候佐之,水以三叉河为上,惠泉次之。穷山僻壤,亦多耽此者,茶之费,岁数千”

潮州功夫茶的艺术,全在烹法。茶叶以凤凰单丛为主,茶具以本土紫砂朱泥手拉壶为上(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物就这道理),水质的优良,活火的用料,烹茶的技艺。都含“功夫”之精到。《潮州茶经》称:“功夫茶之特别处,不在茶之本质,而在茶具器皿之配备精良,以及闲情逸志之烹制法。”

近代诗人丘逢甲的《潮州春思》诗六首,其中一首记述春日烹品功夫茶的情景,曰:“曲院春风啜茗天,竹炉榄炭手亲煎。小砂壶瀹新鹪觜,来试潮山处女泉。”潮人对功夫茶冲泡程序概括为“高冲低洒,盖沫重眉,关公巡城,韩信点兵。”

功夫茶一般不需要一定要用上等茶,茶叶远没有茶具讲究。功夫茶的茶具有:茶壶、茶船、茶杯、茶垫、茶罐、水瓶、红泥火炉、砂姚(侧羽陶制水锅)、茶洗、铜筷、橄榄核碳、羽扇等……

茶具讲究精细、小巧,质量上乘,俨然一套艺术品,充分体现的潮州茶文化中的高品味的价值。

“一方水土养一方物”潮汕地区有了非常出名的凤凰单丛茶,当然也少不了好茶壶。功夫茶的茶壶“宜小”,“小则香气氤氲,大则易于散烫”,“独自斟酌,愈小愈佳”;茶杯也宜小宜浅,犹如半只乒乓球,杯小则一啜而尽,浅则水不留底。

俗话说:“北有宜兴紫砂壶,南有潮州朱泥壶”。潮州手拉壶历史悠久,宋以后,潮州就成为陶器生产中心,潮州手拉朱泥壶是潮州陶瓷一奇葩,从清代中期,潮州朱泥壶便独具一格 。

中国茶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茶器随着茶文化的发展,已不仅仅是盛放茶汤的器具,而是整个品饮艺术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潮汕,品饮功夫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要领略潮文化的内核,必须学会品功夫茶,功夫茶就是潮文化的代表。潮州手拉壶朱泥壶在茶文化的历史长河中不断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