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懂普洱茶的人已经进去了六年

很多人都有一个错误的认识,觉得普洱茶是被港台商人炒火的。其实,港台商人只是舞台上的演员,真正的导演是坐在台下第一排,椅背上贴着名字的各位“白衬衫大佬”。

普洱茶,最早是边销茶,主要销往各大藏区;后来,清末民国的时候,有大批的人从福建、广东下南洋闯生活,他们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种橡胶、种甘蔗、种烟草、建糖厂、建烟厂、开锡矿……

这些产业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除了雇佣当地人,也有大量来自闽南粤东地区的贫苦百姓,如潮汕。

好了,这些“闽南粤东”人,他们的家乡也是爱好饮茶的地区,主要是铁观音和凤凰单丛,到了南洋,自己带的茶叶很快就喝完了,这是一方面;另外,这些铁观音和凤凰单丛都不耐保存,尤其是在印尼和马来西亚这样高温高湿的地方。

所以,对于这些有“茶瘾”的人来讲,日子没法安心过,不能安心过就没法认真工作。

注意,这时候的普洱茶,姑且称之为“传统普洱茶”,和现在的“新工艺普洱茶”完全是两码事,以后再聊这个话题。

这些流向南洋的普洱茶,需要通过香港等地转口上船,于是,香港就成了普洱茶的集散地和转口贸易中心,从此,普洱茶也开始在香港的一些码头工人,进而在一些茶楼里面流行起来。

自古以来,港粤一家亲,那时候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相对于广东属于发达地区,属于消费引领地区。所以,发达地区流行什么,广东也开始流行什么。于是,广东一部分地区也开始流行喝普洱茶。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普洱茶的流行路线:是从底层到高层,从低收入者开始往高收入者,是“自下而上”的一种消费传播逻辑。

这里多说一句,现在很多吹嘘普洱茶历史灿烂,文化闪耀的人,觉得喝普洱茶就显得无比有文化的人,呵呵……呵呵呵……

抗战期间,我们的海岸线被日军封锁,国家和民族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对外交通线就剩中印公路和滇缅公路,于是,有大批的南洋华侨为祖国捐款捐物,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祖籍福建厦门的陈嘉庚先生。

除了捐款捐物,还有大批的南洋华侨二代、三代,不同年龄的人亲自回国参加抗战,于是,便有了一个著名的抗战群体——“南侨机工”,主要负责在滇缅公路上驾车运送武器弹药、医疗物资等等。

这是他们第一次踏上普洱茶的原产地,也是他们第一次喝到原产地的普洱茶,随着抗战胜利后他们大部分人的归国,普洱茶的在南洋的传播越来越广。

之后,由于国家新生,外部豺狼虎视眈眈,我们被国际上孤立,来自云南的普洱茶大批出口的时代结束,只有小规模的云南茶叶通过各种隐秘渠道流向南洋。

于是,曾经很便宜的普洱茶竟然开始奇货可居,很多家中曾经大量囤积的普洱茶开始变得紧俏,“物以稀为贵”,开始从消费品变成了有一定流通性,最后存货越来越少,就变得有了所谓的“收藏性”,甚至还形成了小规模的内部竞卖!

顺便说一句:这里所谓的“收藏性”的前提——稀缺性,不是产品本身有多大的价值,而是由于供给量远远小于需求量而产生的稀缺性,这是那个特殊时代造成的!

这里说的小岛,是福建对面的那个地方,小岛人怎么就和普洱茶扯上了关系了?还是需要讲点历史,还是跟南洋华侨有关系。

其实,近代以来全世界范围内的华人,最早富起来的一个群体就是:南洋华侨!从清末他们的第一代闯荡南洋开始,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过了近百年。

这部分闯南洋的人,很多都已经发达了,成了当地的大户,比如泰国前首富,正大集团的谢氏家族,他们的祖籍在广东汕头。1979年,我们打开国门后的第一家外资企业,就是他们在深圳设立的;曾经的火爆神州大地的电视节目“正大综艺”,就是他们家的独家冠名。

上世纪七零年代末到八零年代末,小岛进入了“小蒋时期”,经济迅速发展,成了著名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小岛人的贸易其中有一部分需要转口,在哪儿转口呢?新加坡!

好了,新加坡也是南洋华侨的重要领地,也是“亚洲四小龙”之一。小岛人到了新加坡就发现,当地人爱喝一种产自云南的茶!不光爱喝,还能存着卖,而且越老的茶越好卖,卖得还越贵!

于是乎,这些有了钱的小岛人受影响也开始购置一些“昂贵的普洱茶”回到小岛,开始小范围的流通!因为可以炫一炫,可以装个逼良为娼!

但是,毕竟南洋的“普洱茶”存量有限,要炒作,要赚大钱,必须尽可能多地掌握筹码,所以必须去到产地源头,一打听,这玩意儿居然产自云南!

这时候,我们的大门越打越开,一听说是外商驾到,必定是前呼后拥、鸣锣开道,各级“白衬衫”必定屁颠屁颠地跟着!

最后,经过千山万水的折腾,到了西双版纳,“白衬衫”们惊奇地发现,这些人居然不是对投资感兴趣,而是对他们一无所知的“普洱茶”感兴趣,又失望又惊奇!

最有意思的来啦,一到了云南地界,这些人就像进入了天堂!随手一捡就是真金白银!他们开始大量的收购一些村民们可能放在犄角旮旯、甚至用来塞桌子腿的老茶!

这些小岛商人冥思苦想,终于,他们发现存量最大的老茶并不在这些村民手里,因为此时的“普洱茶”已经断代了!已经不生产了!那些曾经印着“红号”、“蓝号”、“绿号”的老茶早已经消失了!别说茶叶,就连生产作坊也没有了!

于是乎,这些人赶紧马不停蹄地去往藏区的各大寺庙!终于,在这里,很多供献的老茶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寺庙的库房里吃灰呢!

鸡贼莫过于此,小岛商人就用一些新茶去换这些老茶!寺里庙里的老僧少侣偷着乐又偷着笑,天下真有神经病!新的换老的!

如果这些老僧少侣知道他们换出去的老茶后来动不动就值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不知道会不会重新还俗,俺不念经了,炒茶去!

最后,云南能找到的老茶基本上被这些“神经病”挖出来了!用他们的话说,这叫“犁地囤茶”!

之后,小岛经济踩对了航道,经济一路起飞,到90年代中达到顶峰。有钱了得显摆,得让人知道我有钱!于是,各种高消费开始流行,就跟我们前些年一样!还有,光炫耀高消费还不行,还得显得自己有文化,还得附庸一下风雅,弄几张字画挂上,弄几件瓷器摆上,弄一些昂贵的茶器。

于是,紫砂壶开始流行!没错,小岛人跟茶有关的炒作,先是从紫砂壶开始的!接着就是普洱老茶!

为什么还是普洱老茶,因为这东西毕竟存量有限,还是那句话——“物以稀为贵”,有“稀缺性”才有炒作的前提!

因为经常陪同这些商人,“白衬衫”们开始注意到了“普洱茶”,这些本地人都不知道的东西!开始意识到这里面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首先就是下大力气挖掘整理茶马古道的历史,然后是策划各种推介活动,这里面有个重要的人物,2004年,某沈姓同志空降当时的思茅市(现在的普洱市)老二,后又升任老大,普洱茶能在几年内广为人知,他是真正的一线操盘者,或者叫前线指挥官。

就是这一年,酝酿许久的普洱茶炒作开始了!2005年4月26日下午,有一只庞大的“旅游团”从小岛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