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lect a menu in the customizer

在紫砂壶流行之前古人泡茶用银壶、铁壶还是瓷壶?日本皇室御用银壶有多精致?

“水为茶之母,器为茶之父”,中国茶文化博大精深。那么,在紫砂壶流行之前,古人泡茶用银壶、铁壶还是瓷壶?

唐有陆羽著《茶经·四之器》:“用银为之,至洁”。宋有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瓶宜金银”,为何古今对于银壶之器推崇至极?明朝之后,就流行紫砂壶?

金壶、银壶虽好,但都比较贵,铁壶需要精铁而且要保养否则会锈,瓷壶性价比比较高,紫砂壶流行自然而然。现在也还是很多人用银壶铁壶煮水,再用紫砂壶过一手的。

无论是唐陆羽《茶经》中精心设计的二十余种茶器,还是宋审安老人《茶具图赞》,无不印证茶器的重要性。

▲《茶具图赞》第十位,汤提点,煮水注汤功用,因宋代斗茶注汤需讲究速度,因此比起瓷汤瓶金银汤瓶更方便使用,且在茶炉中烧水时间短

壶在中国茶文化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一泡好茶,不仅需要优质的水,也需要一把合适的壶,一个适宜的茶盏,才可展现茶的品质,获得优质的品茗体验。

▲宋蔡襄《茶录》,由此可见,在斗茶盛行的宋朝,古人对于煮水之器推崇使用金、银壶,饮茶之器推崇绀黑、纹如兔毫茶盏

▲宋代 建窑兔毫束口盏 日本林原美术馆藏,建盏铁胎,保温、防烫,在宋代是斗茶首选,“熁之久热难冷(蔡襄《茶录》)”

唐朝是金银器制作的巅峰,金、银茶器已成为皇室御用茶器,寻常百姓几乎负担不起。金、银器不仅是身份显赫的象征,其功能强大。

正如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所述银有安五脏、定心神、治惊悸、坚骨、镇心、明目的功效。

盛唐著名银器,银壶通体抛光,金银捶揲技法绘舞马、壶盖莲瓣,弓形提梁和同心结处均鎏金。

从现代科学出发,贵金属银,热化学性质稳定、传热好、洁净无味,且不易锈,古人认为是煮水的最佳材料、今人追求银壶不无道理。

1954年出土于内蒙古赤峰市大营子辽驸马墓,银壶腹部中间为带状纹,上下布满鱼鳞纹,整件银壶造型、工艺精致,可见当时契丹族的金银器制作工艺已达到相当高水平。

虽然我国银壶生产历史可追溯到唐代,当时金银器工艺水平极高,然而清末战败,白银外流、民国战乱、新中国成立的金银管制,直至1999年才开放。

50年的原材料短缺使得我国银壶传承断代,反而流入日本银壶技艺被日本专研发扬,日本银壶大受追捧。

银川堂源于1890年,由日本银器界名门早川德太郎于日本新泻县创立;于1948年,由早川愬治先生正式注册,是日本株式会社早川器物的旗下纯手工银器品牌,以独特的鎚起技术而闻名天下。

银川堂的器物受日本皇室的青睐,专供日本皇室内廷使用的银制器皿品牌,其作品出口欧美等三十多个国家,在银器界久负盛名。

▲日本银川堂,“花下银鞍月下舟,满川风雨伴羁愁。(日本汉诗《永古》)”早川愬治先生选取“银、川”作为对古典审美意象的概括,表达出日本独特的禅意审美境界

此花瓶是日本银川堂初代堂主早川愬治手工打造纯银臻品,封藏几十年,首次公开亮相。早川愬治1948年正式创立银川堂,传承早川家族独门技艺,形成了早川家独有的“工艺文化”。

作为「人间国宝」(日本对手工匠人的最高称颂),早川愬治作品深受日本和海外茶道人士的推崇。

此花瓶构思奇巧,集东西方文化精华。瓶身以精湛的浮雕玫瑰展现其雍容华贵之气势。瓶口以及瓶底四周缀以西方维多利亚时期流行的贵族唐草纹,尽显富贵华丽。

瓶身两侧三爪龙,是日本继承唐朝、高贵神圣的图腾。两神龙形态活灵、气宇轩昂、直冲云霄之态。

此纯银花瓶除装饰技卓越,造型亦讲究。瓶肚开阔,底座平稳,做聚宝盆样式,此镇堂之宝,只此一件,极具收藏价值。

此茶叶罐是两位日本国宝级名匠通力合作的作品,孤品。壶身是早川愬治早年流传下来的作品,纯手工打造,可见锤目纹理均匀细腻,抛光部位呈现镜面反射,足见其工艺高超。

罐上雕刻精巧、气质非凡的260字般若心经,由日本著名彫金大师数本谦次雕刻,数本谦次从事手工雕刻50余年,以雕刻技艺闻名,是日本传统工艺传承的杰出代表,是日本首相的御用彫金师。

盖子由两部分组成,无需旋紧,轻放、自动向下挤压空气。每一处设计方可看出设计者的精心,盖上摘纽为转运珠样式,底座是代表日本皇室的十六瓣菊,吉祥高贵的象征。

早川家族早川进(年近70),是银川堂二代堂主,日本著名传统金工大师,传承130多年的早川家族一脉相承的独门技艺,被指定为日本皇室御用银器制作者。

▲早川进制作的洋白银厨具、餐具设计风格多元,奢华多变,风靡日本与欧美贵族阶层

早川进高超的手工锻造技艺和独特的审美视角,使得其作品出神入化,2000年受赏日本通商产业大臣赏。

此壸纯银手工制作,耗时近800小时,银质润净,气韵天成;壸身手工雕刻老虎象牙图,出自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指定金属雕刻匠人数本謙次先生之手。

雕刻线条明朗、遒劲有力、刚柔有致,展现老虎的铮铮铁骨。银壶流嘴通畅自然,整体工艺上的美学,搭配象牙摘纽,静化为文人的气息,极具收藏价值。

此壶形制精巧,壶身近2/3布满龟甲纹,光影浮动,极富动感。壶摘立挺精致,提梁高耸,与壶身搭配和谐,可见铸造师工艺之精湛。

此壶圆润光彩,手工鎚打的纹理精湛,可见作者卓绝的传统技艺。紧密的肌理纹、活泼生活、令壶身散发出淡淡的温润光泽,似柔和月光。

大渊武则,雅号光则,是日本顶级金银器制作商大渊银器掌门人,其工艺在银器界屈指可数,是为数不多的「人间国宝」(日本对手工匠人的最高称颂)。

▲大渊武则,精于银器制作、其作品纤细如发、巧极至精,其“盆栽”系列和“丽鸟”系列享誉世界,“丽鸟”系列80微米的极细技术融合艺术,令世人叹为观止

1996年受封象征日本最高荣誉的「黄绶褒章」等。多次受邀设计、制作日本天皇、日本皇室庆典作品,如“纯银制翔鹤”和皇太子结婚纪念作品“纯银制双翔鹤”。

银质润净,此银壶最大亮点在于壶身四周的雕金花卉,采用金工手工技艺,手工鎚打出四君子“梅、兰、竹、菊”样式。

每一面都可看到精雕细琢、深浅不一的雕金图案,层次感分明,特别是日本皇室代表的菊花层层花瓣、细腻至极,栩栩如生、生意盎然。

此把壶形制优美,壶口沿两边带提梁。图案是中国传统元素松、竹、梅,雕刻精细、松针丝丝,竹叶脉络清晰,简单明快的雕刻线条配上似点缀的红梅,流露出华丽绝伦的贵族风格。

此壶形态精巧高贵,壶身均匀遍布菊花状锤目纹,菊花是日本皇室贵族象征。整个壶身盈盈发亮,配以含苞待放的立体式十六瓣菊纹壶摘,与日本皇室的菊花纹章相似,典雅中散发贵族气息,又极富茶道情趣。

武比古,日本知名金工大师,以帆船、宝船、廷车、银扇、千鹤银制品而闻名。与父共同设立関工艺株式会社,在其父88岁大寿时继承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