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叶利钦女儿低调庆祝生日普京突然降临大批特工戒备森严

2020年1月17日,位于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的叶利钦老家迎来了意料之外的访客——俄罗斯总统普京,他带来了给叶利钦爱女塔季扬娜的生日礼物和祝愿。

当然,作为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无论是普京周围的“黑衣人”保镖,还是此行背后也许藏有的什么深意,都成为人们猜测和谈论的话题。

起初,总统普京的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之行开始得十分低调,甚至可以说是保密的。

从安全角度出发,这当然是正确且明智的选择;与此同时,这也给当天生日的“寿星”塔季扬娜·尤马舍娃增添了一层惊喜意外的气氛。

自从叶利钦走下总统位子之后,塔季扬娜也随后搬回了父亲老家的宅邸居住,以便继续负责一些诸如“叶利钦中心”之类机构的主导工作。

叶利钦本人已于2007年过世,所以那时房子的主人实际上是他的遗孀奈娜·叶利钦娜和爱女塔季扬娜·尤马舍娃。

为了对塔季扬娜的生日表达祝贺,他先是亲自把一束粉白相间的鲜花送到了“寿星”手上,接下来还变魔术般地拿出了一个包装严密、花纹雅致的盒子。

这份神秘礼物让现场的气氛更加和谐起来,拆开之后谜底揭晓——这是一套由俄罗斯帝国瓷器厂出产的高档茶具。

接到这样一份既有颜值又具备实用性的礼物,塔季扬娜显得十分开心,她当即就为此表达了感谢和喜欢,并告诉普京:全家人从今以后就会用这套茶具来喝茶。

这件礼物的来源俄罗斯帝国瓷器厂是非常有名气的“老字号”企业,它拥有悠久的历史,曾经为俄国皇族制作瓷器,所以名字里保留着“帝国”两个字。

不过更具深意的细节在于:这家瓷器厂的地址位于圣彼得堡,也正是送礼人普京的故乡。

无论从视频还是照片看来,现场气氛都非常轻松愉快,俄媒还用了“一家人般的感觉”来形容这个场面。

过生日的人收到了精心准备的礼物、还收获了生日祝福,送礼的人也享受了一段温馨轻松的时光,双方都对此感到享受和愉快。

不过,对于那些无论走到哪里都绷紧神经、负责保卫总统安全的“黑衣人”来说,事情就远远没那么轻松了。

俄媒曾经透露,他此前已经遭遇多次死亡威胁,这还不包括那些在策划或执行过程中就半途流产的“计划”。

为了避免遭遇意外或者“被意外”,普京周围的安保级别提高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据报道称,普京过去度假时只带15名贴身保镖,日常上下班的卫队不过数十人。

总统的安全保卫工作被交给俄罗斯联邦保卫局全权负责,跟随普京的保镖经过层层严格选拔遴选出来。

他们不但拥有极强身体素质,而且训练有素、掌握全面战斗技巧及反追踪能力,还必须能在普京遇到危险时采取迅速有效的保护措施。

这类人员总是携带着两件标志性物品:其一是9毫米“斑蝰蛇”手枪,该型号表面光滑,可以迅速从枪套或者口袋中取出并投入使用;其二则是他们手里须臾不离的小型公文包,这东西实际上是能够迅速打开的折叠式防弹护板。

这部分人员在执行任务期间总是全副武装,“手指永远放在扳机上”,这也就是俗称的“黑衣人”。

比如在一般情况下,普京座车即将抵达目的地准备停车时,后面两辆车中的保镖便会提前下车、跟随总统座车跑上一段路,这样总统座车尚未停稳,保卫人员已经完成了站位准备。

接下来,会有一名保镖专司为总统打开车门,并在总统下车的一瞬间用身体封死可能射来子弹的方向;其他的保镖也迅速跟进,完成对总统周围的360度包围保护。

距离稍远的第二层保卫人员身着便服,并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混入人群伺机观察。

第三层保卫人员负责保护圈的外围,主要负责拦截可疑人士靠近,或者拦截从保护圈中跑出来的人。

第四层人员的行踪更加隐蔽,他们的身份是狙击手,总是提前在周边的屋顶、高地等位置布设狙击点。

《共青团真理报》的一些摄影师便曾经领教过这“四层保卫”的厉害——他们得到一个机会,获准在疗养胜地索契为休假中的总统摄影。

然而兴奋激动的抢拍刚开始不久,他们愕然发现:所有人的额头都出现了激光瞄准镜映出的红点!

这种经历实在是令人心有余悸,有摄影师事后直言——“那种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俄罗斯某军事专家曾经透露:普京时代的安保级别比叶利钦时代要严得多,尤其是在一些敏感的时间或地点,“他的保镖总是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中”。

联邦保卫局局长穆洛夫对总统卫队负责人维克多.佐洛托夫强调:“总统是个好动的人,认准了什么事情就一定会去干,你们一定要时刻做好准备。”

此言不虚,普京决定学习马术后便时不时纵马加速,让安保人员吓出一身冷汗;第一次到上海参加“上合”的会议时把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卫队成员事后感慨“鞋底都跑掉了”;在国内视察时偶尔还会心血来潮,突然改变行程……

长期下来,普京身边的保卫人员早已习惯了时时刻刻绷紧神经。此次前往叶利钦旧宅的行程自然也不例外,室内一片轻松愉悦,房间外围的保卫人员却个个满脸严肃如临大敌。

身为俄罗斯的现任总统,却兴师动众前来参加一场生日庆祝会,这一举动当然不单纯是因为普京突然之间心血来潮。

只要对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与现任总统普京之间的关联有所了解,其中缘由倒也不难想到。

普京的早期职业生涯属于克格勃,但在被他视为恩师的索布恰克提携下转入政界,却一步步从圣彼得堡副市长走到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更引起了当时总统叶利钦的注意。

叶利钦曾经回忆说,普京的敏锐反应令人惊讶,无论是多么难以回答的问题都不能让他失去泰然应答的定力;就清晰程度而言,普京的工作报告更是堪称范本。

出于慎重,叶利钦在向普京交付重任之前,早已花了相当多的时间研究他。索布恰克事件也正是发生在这一阶段。

索布恰克本是提携普京进入政坛的引路人,后来却在从政路上栽了跟头——先是连任市长失败,接着又面临受贿、滥用公权等等指控。

紧要关头,时任总统办公室副主任的普京秘密租了飞机,成功地把索布恰克偷运到了法国。

一些看法认为叶利钦看重普京的能力,至于索布恰克出了国也就翻不起大浪,于是不再追究;也有人认为叶利钦对这种“宁可自己冒风险,也要为有恩之人提供保障”的做法十分欣赏和满意,并很可能因此对普京这个人更加放心。

1999年12月31日,在新千禧年到来之前,叶利钦宣布辞去俄罗斯总统职务,由普京出任代总统。

有消息透露,当日叶利钦完成辞职告别录像的过程中,几次因流泪而不得不中止。

在办公室中冷静一段时间后,他终于颤抖着手将控制核武器的密码箱移交给了代总统普京,这也意味着将一个“正处于数百年来最困难时期的俄罗斯”交给了他。

关于叶、普之间的这一重渊源,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后来接受法国、意大利几家媒体专访时就说了,“普京无疑是叶利钦的人,所以在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