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严查“烟茶玉矿”背后腐败 有领导干部借普洱茶云烟发家致富

前段时间,云南省普洱市各级党员干部都收到一份关于市人大常委会原二级主任科员张善强的案件通报,通报集中列出了张善强“大肆敛茶”等问题。

此前,因发现张善强有关问题线索,经普洱市监委指定管辖,思茅区监委对张善强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调查过程中,张善强交代了其大量侵吞、转移、藏匿高档普洱茶等问题。

据办案人员介绍,张善强一只手“化公为私”,利用职务便利,安排多个单位公款购买大批高档茶酒,又以外出接待、公务活动等名义,将大量名贵茶酒拉回家中据为己有;另一只手“借公肥私”,利用职务影响力长期收受他人贿送的茶叶,并以帮助宣传等为名,向有关单位和领导分别索要价值20万元和74万余元的茶叶。

为掩人耳目,张善强将得来的名贵普洱茶更换包装销毁标识,将侵占的名酒拆除包装倒入自制酒缸,妄图瞒天过海、私吞侵占。

最终,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张善强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0万元,其违法占有的茶叶等土特产被依法追缴。

在违纪违法忏悔录中,张善强写道:“爱茶、爱喝好茶,自己却不想出钱买,动起了歪心思。处心积虑弄了那么多茶叶干什么?一天喝三次茶也用不了二两,而这些茶却足以毁掉我的人生。‘好茶’把自己送上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从云南省纪委监委处获悉,该委梳理近年发生的违纪违法案件发现,不少问题涉及高档烟酒、珍稀药材、天价茶叶等名贵特产。为防止领导干部利用名贵特产特殊资源谋取私利,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以“烟、茶、玉、矿”等为重点,从2018年开始持续开展领导干部利用名贵特产、特殊资源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深挖问题背后的奢靡腐败行为。

云南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正风肃纪反腐高压态势下,仍有一些地方、部门领导干部变着法子顶风违纪。有的利用职务之便,将管辖范围内的名贵特产特殊资源供个人享用及谋取私利;有的以人情往来为名,违规收受或占有名贵特产;有的花公款购买赠送他人,慷公家之慨、谋个人之私,搞利益输送,可谓花样繁多、手段翻新。

烟草行业一直是云南省重要支柱产业。少数党政领导干部和企业管理人员,将“云南烟草”作为谋取私利、享乐奢靡的工具和政治攀附、利益输送的媒介。如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原党组书记、局长、总经理余云东,无偿调取6.44万条高档香烟供个人享用及谋取私利;云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李天飞,先后7次违规将用于试制、品吸、宣传促销等用途的卷烟出售,获利226.39万元。

普洱茶是云南茶叶的一张名片。然而,有的领导干部却把“土特产”当成发家致富的“金钵钵”。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刀勇,利用职务便利安排行政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负责人和私人老板向其妹妹、弟弟、侄女婿经营的茶叶店购买价值不菲的普洱茶,从中获利236万元。

综观这些年云南发生的违纪违法案件,许多都集中反映在烟草、玉石、能源、矿产等特色资源领域。“我们深刻剖析近年来重大腐败案件反映出的共性问题,把每一起案件、每一种状况都与云南整个政治生态结合起来,对问题产生发展的‘气候、土壤、条件’等深入思考研究,深入分析形成机理,着力加强‘烟、茶、玉、矿’等重点资源领域党风廉政建设。”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冯志礼说。

专项整治中,云南根据地域和部门、单位特点列出整治项目清单,所有党员干部逐项逐条自检自查。全省共梳理出烟、酒、茶、珠宝玉石、木材、药材等7大类230个品类的云南名贵特产、特殊资源清单,清理出公款购买库存的烟酒、茶叶、珠宝玉石、纪念品、礼品等物品可估算值共计4103.52万元。云南省纪委监委办公厅印发《关于督促做好库存名贵特产类物品清零工作的通知》,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充分发挥监督作用,督促被监督单位限期完成库存物品清零工作。

库存名贵特产类物品清零工作开展以来,云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采取分级负责、分类处置、规范处置、全程监督措施,对公款购买库存物品限期清零。采取销毁、拍卖、协商出售、慰问处置等4种分类处置方式,对库存的过期食品、保健品等,登记之后予以销毁;对库存的高档烟酒、茶叶、玉石珠宝、纪念品、礼品等,能通过公开拍卖方式处置的,一律公开拍卖;确实难以公开拍卖或不宜公开拍卖的,通过询价、协商出售方式处置;对能用的办公、生活用品,通过慰问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处置,做到处置合规合法、恰当合适,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借处置之机搞利益输送。

记者了解到,在专项整治中,云南省纪委监委明确对违规公款购买、违规收送、违规占用、违规插手干预或参与经营等5项重点问题,要求以零容忍态度坚决打击。此外,云南省制定了《云南省领导干部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明确规定领导干部不得“利用名贵特产、特殊资源,搞违规公款购买、违规收送、违规占用、违规插手干预或者参与经营”,不得“利用云南茶叶、珠宝玉石、名贵木材等名贵特产、特殊资源谋取私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