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陆茶城:br成就中原最大茶叶交易平台

1995年,中陆广场开业之时,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还有国家领导人到场,让中陆广场走出了河南,走进了世界。

当河南中陆广场打造中部最大的茶产业交易平台之时,这一点儿也不让记者惊讶。

事实上,中陆广场打理的洗化、鞋业、电子机电等批发物流产业已经足够广、足够大,也足够有影响力。现在,中陆物流向着新的产业经营目标——茶产业进军,这是中陆广场1000多亩规模,地处南三环与京广南路交会处,交通便捷的必然选择。

事实证实了王超斌的眼光。当记者采访了“养在深阁人未识”的中陆茶城时,又不得不惊讶,双层店铺,1000个店面,已经入驻茶商500多家,这里俨然已是郑州最大的茶叶批发市场。

“据调查所知,现在,仅仅入驻的茶叶经销商规模,在郑州,我这里已是最多的了。”王超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自信,已显露出欲做中原最大茶叶交易平台的雄心。

“我们不仅要做中部最大的茶产业交易基地,而且还要成为中原茶产业的风向标。”

中陆广场的正大门,“中陆茶城”硕大无比的标牌就要竖起,装点东大门的四座廊柱式建筑雄伟壮观,“中陆茶城”的装饰风格正佐证着中陆广场进军茶产业的凌云壮志。

8月1日,“中陆品茶节”拉开帷幕,这一颇具象征意味的节日,届时将向世人揭开“中陆茶城”的面纱,有理由期待“中陆茶城”以其惊艳的面目向人们展示中部最大茶城的宏大场景。

在中国并不太长的企业成长史中,民族企业家在国家危亡面前的担当,已成为业界美谈。一脉相承的优秀企业基因已在当代这一商业大繁荣时代内众多企业家身上再度获得张扬,这体现在“经世济民”的道义之中。

四届全国政协委员,19载参政议政经历,给企业家王超斌以敏锐的政治嗅觉。“为民请命”,成为王超斌不尚清谈务实做事风格最显性的标签。

“政府总理号召企业家要流着道德的血液,我以实际行动回应着总理的呼吁。”7月10日,王超斌仍然对眼下过高的房价忧心不已。

王的回应是,把自己的别墅扒掉,建起了限价房——京广大厦。房价比市面价格低1000元以上。“我推出限价房让我少挣1个多亿,但是我认为非常值得,这是企业家履行社会责任的具体体现。”王超斌在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王超斌的民生思维在参政议政中还有生动的展示。比如,王超斌还是最早提出减免农业税,并亲手把这一提案交给了总理、最早提出九年免费义务教育、并提出政府为遏制房价减少不合理收费等提案的企业家代表。

今天,王超斌决意进军一个让别人瞧不上眼的茶产业,这给外人一个“精明人做傻事”的印象。王则不以为然。“省委书记卢展工就说,小茶叶大财富,小茶叶大民生,小茶叶大文章。我认为茶叶中蕴含的道理,让卢书记全都说透了。我就要落实卢书记的讲话。”王表示。

“建中部最大的茶城,把茶农与茶商联系一起,做茶商推广的平台,就成为了我服务茶产业的事业选向。”

省委书记卢展工点题“信阳红”让中陆广场坚定了建设茶叶市场的信心。因为“信阳红”打开了信阳茶产业的新天地,也打开了茶农增收的新渠道,这其中,同样也会打开茶产业链经营的新市场。

“卢书记善谋划,懂经济,我相信跟着卢书记指导的思路干,不会有错。”王超斌不掩饰对卢展工书记的称赞。

省委书记卢展工点题“信阳红”、“桐柏红”,开拓了河南茶经济新天地,中陆广场也是受了“信阳红”、“桐柏红”的启发上马了中陆茶城,这同样是卢书记点题的“结果”。

中陆广场认识到,红茶并不能理解为信阳茶除了毛尖之外又开发了一个新产品,它开发的是河南茶产业的新路子,这为河南做强茶经济,不仅提供了丰富的内容,更增添了后劲。

仅从“信阳红”经济效应来算一笔账。按每亩茶山采青茶160公斤,每公斤13元计算,每亩茶山至少要增收2000元。加上谷雨前的,每亩茶山收入达5000元。这正是把夏秋茶叶“变废为宝”的成就。

“真正拉长产业链的‘信阳红’经济账,它还没有算上加工、营销等生产、服务环节的收入,如果加上会达20亿元。”信阳茶叶专家分析。

“茶叶消费规模越来越大,人们的消费品位越来越高,这正是‘信阳红’能够形成产业的内在原因。”上述专家点出了“信阳红”经济的真谛。

人们从市场炒茶的火爆场景中,看到了茶经济文章越来越成为显性线年普洱茶大红大紫,随之而起的铁观音再遭市场爆炒,现在红茶正在成为下一个炒作的对象。

这有迹象可循。在福建以坦洋工夫、正山小种为代表的红茶茶商开始全国运作之后,现在不仅河南,诸如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四川等茶叶产区大都在实施着“绿变红”工程,开始发力红茶。

人们追逐茶叶消费热点的现象,正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茶叶经济日渐繁荣景观。茶叶消费的兴盛正是三十余年经济发展的雄厚基础积累,人们不断提高的消费能力,不断提升的消费品位之下,茶叶经济成为人们显性话题的成因。“这其中肯定蕴含着巨大的商机,也正是卢展工书记所言,小茶叶大财富的道理。”

“选择搭建茶叶交易平台,决心耕耘茶叶经济,正是看到这一市场消费大势的结果。”中陆广场这样谋划。

“河南做大茶产业,需要一个高端平台,这一高端不仅指规模最大,而且指档次最高,产业链最完备,但是,郑州市场还没有。”这正是中陆广场进军茶产业的直接原因。

7月18日,记者应邀采访中陆茶城,让记者惊讶的是,中陆茶城已具相当的规模,开门迎客的店面里,福建红茶、铁观音、江苏白茶、西湖龙井、云南普洱、信阳毛尖、信阳红等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叶批发交易商们已经占据了1000套店铺的一半规模,南来北往的茶商们川流不息。

“不说店铺规模,就现在入驻的茶商规模,这里已是郑州市场最大的茶叶批发市场了。”中陆茶城一位经销营如是判断。

记者看到,中陆流物广场的正大门,一溜儿四座廊柱式建筑,每幢达4000平方米,这将是中陆茶城最具代表性的门面,它颇具象征意义,不仅是中陆广场要做大茶叶经营的雄心再现,更展示其融汇了中西方文化的博大精深。

“中陆茶城要做中部最大的茶叶批发市场,就要有开放的胸怀与海纳百川的包容心态,这其中,不仅要经营茶叶,更要经营茶叶产业链产品。”

有媒体曾以“七城并立,郑州茶市进入战国时代”为题报道了郑州市场上的茶城兴起,不过,现在再观察,已有不少茶城不仅面临着经营压力,而且还面临着不确定的拆迁问题。据了解,中陆茶城是郑州一家合法出让过商业土地,有郑州规划局批准的具有永久建筑许可证的茶叶交易平台。

记者留心到,随着郑州华中茶业市场的拆迁,众多茶商不约而同把中陆茶城作为茶叶经营的首选之地。“这是茶商们精明商业眼光判断市场后的结果。”

记者随机采访了信阳千佛山茶场驻郑直销店董事长夏安友先生,他认为,中陆茶城位于南三环与京广南路交会处,区位优势明显,店铺规模大,给商家货比百家的优势,适宜做批发交易,把自己的直销店搬到这里,“感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