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工夫茶:从南粤走向世界的文化自信

8月初的一个上午,在潮州市文化艺术中心,深潜英雄——国家海洋局“蛟龙”号载人潜水器7000米级潜航员付文韬从师傅叶汉钟手里接过潮州工夫茶艺师资班的结业证书,并多次与师傅合影。叶汉钟是国家级非遗潮州工夫茶艺省级传承人、广东省非遗潮州单丛茶制作技艺市级传承人。

这是一场特殊的结业典礼。2年前,经过精挑细选入班,来自全国各地的18名学员跟随叶汉钟习茶艺,从理论到实操,从深入茶区到各地文化交流,经过约2年的综合学习后,方得以结业。这些学员均在30岁以上,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且为该行业的精英骨干。

潮州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非遗科科长陈育斌说,在潮州诸多非遗项目中,首次有非遗项目系统化地进行师资培训并开展异地传承。

如今已56岁的叶汉钟,在年轻时并不曾想到,潮人习以为常的潮州工夫茶会成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成了国家对外交流的文化名片。

潮州人喝茶,是天下闻名的。1994年12月9日的《南方日报》曾这样说:“一把小小的茶壶,三只小小的茶杯,在潮州人手里,就冲出了风味独绝的潮州工夫茶……在潮州,你可以做到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却做不到不喝工夫茶。”

2009年10月22日,《南方日报》以《小小茶杯有乾坤》为题,用一个整版的规模介绍了岭南非遗系列的潮州工夫茶艺。其中说:天光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古人对日常生活的形象描绘。潮汕的“老茶客”,会毫不犹豫地把原本列为末位的茶“晋升”到第一位。从每天早起到午、晚饭后,从悠然闲聊到劳作间隙,是贫是富,饮上两杯工夫茶,一天的劳碌生活也变得有滋有味。

1938年出生的陈香白亦是潮州工夫茶艺的非遗传承人。在他的回忆中,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潮州的大街(如今的牌坊街)上,商铺铺主们纷纷将工夫茶具摆在骑楼下的长廊上,无论认识与否,路过者皆可坐下来饮茶。那一长排的工夫茶座里,是人情,是生意,也是生活。

彼时,工夫茶更多是一种讲究的生活,普通人家并未能如此饮茶。有重要客人来了,才去借套茶具,买一泡茶来冲。陈香白拿出一包用白纸包得四四方方的一小泡茶,正面茶叶形的印章上写着“集泉茶庄”。这一张白纸不仅可以托着茶叶在炭炉上烤炙,还作纳茶之用。这也是如今工夫茶21式中的两个程式——“炙茶”“纳茶”。小小的白色茶包是那个时代的印记,陈香白至今不舍得喝。

历史的起伏也在一杯茶中显现。上世纪六十年代,人们生活困苦,饱腹成了第一要务。没钱买茶,加之喝工夫茶被批判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潮人所热衷的工夫茶一度差点销声匿迹。即便如此,也未能真正打翻老茶客心中的那杯茶。“将地瓜叶炒熟烘干,工夫茶具一冲泡,也能过茶瘾。”叶汉钟依然记得老一辈人苦中作乐的故事。

在计划经济年代,茶叶还是国家计划生产和销售管理的二类农副产品,必须凭票购买。1986年进入茶叶公司的叶汉钟记得有这么一句话:“部长浪(菜)半斤,干事(茶)头四两。”指的是,当地部长级才能配得浪菜(茶的一种等级)半斤指标供其购买,而普通干事则只能有四两茶头的配额。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茶叶成为可自由交易的产品。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叶汉钟说,在潮汕地区,出现了排队买茶的场景。看准了工夫茶艺所包含的茶叶、茶具等商品的市场前景,叶汉钟早在1993年便在潮州古城边开设了第一家以“茶艺”为招牌的店面。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生活的日益美好,潮州工夫茶走进了更多普通人的生活中。如今,工夫茶已然成为潮州的一张名片,家家户户都有一套甚至几套工夫茶具。

潮汕人喜欢说:茶铺多过米铺。这并非夸张,长约2公里的牌坊街是潮州的旅游地标,这里便有多家与茶相关的商店。潮州古城里各式各样的茶馆,成了游人到潮州的经典目的地之一。

2008年6月15日,《南方日报》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国家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出炉 潮州工夫茶艺等29项上榜》。至此,潮州这一古老的茶艺被列为国家级非遗的消息,正式广而告之。

对于许多海内外的潮人而言,一杯浓酽顺滑的工夫茶,是生活,更是精神的寄托。年过百岁的爱国实业家陈伟南先生是一位“老茶客”,他说,自己每天早晨都少不了一杯工夫茶。

这杯工夫茶寄托了很多潮人的乡愁,承载着以“和”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陈香白记得,2002年9月在马来西亚的国际茶会上,他受邀讲解并演示潮州工夫茶艺,其间,一名90多岁的潮籍老华侨不请自上台来,指着茶动情地说,“陈老,这不止是一杯工夫茶,看到这杯茶,我就想起我的家乡,想起在家乡喝茶的味道。”随后老华侨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乡愁,流淌在许多海外潮籍华人的茶杯里。马来西亚槟州茶艺文化协会创会人孔振武说,从民国初开始移居到马来西亚的潮籍人士,非常注重工夫茶俗的传承。

孔振武说,在马来西亚,潮州工夫茶虽未达至百家齐放,但亦不远矣。他说,因现时代的资讯发达,潮州工夫茶已快速地影响或推广至马来西亚各州各地,常有茶界单位主办一些工夫茶之品尝会、交流会之类的活动,每每座无虚席,场面热闹。“最令我安慰的现象就是,越来越多年轻茶人对工夫茶产生了兴趣,他们对潮州工夫茶的人文、历史、理念、泡法、茶汤都着迷不已。”他建议,让新一代的海外潮州子弟,回潮州交流学习,“毕竟工夫茶根在潮州。”上个月,他的儿子,1991年出生的孔信逸便飞回潮州,跟随叶汉钟学习茶艺。

让叶汉钟同样感到欣慰的是,女儿叶青青在浙江农林大学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所学的都与茶相关。上学期间,叶青青便已代表学校到塞尔维亚、美国等地进行潮州工夫茶艺演绎和茶文化交流。如今,已毕业的她回到父亲身边,希望用自己所学,以“好看好玩”的方式通过互联网将潮州工夫茶带给更多的年轻人。

潮州工夫茶的传承确实在影响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而且不限于潮籍。上个月叶汉钟潮州工夫茶艺师资班结业典礼便是一个例证。18名学员中有15名来自潮州以外的地区。

1982年出生的付文韬是湖南人。这名深潜英雄喜欢传统文化,他说,潮州工夫茶蕴含着待客礼仪等丰富的文化内涵。冲泡潮州工夫茶,让他原本有点急躁的性格变得更沉稳更专注,喝茶时可以安静地思考,是“一个人的热闹”。

“文化是流动的,传承需要活力。”江西省社会科学院首席研究员、《茶艺师国家职业标准》总主笔余悦表示,潮州工夫茶艺的异地传承是潮州在非遗传承上的一种有益的探索,也是一种开放心态的体现,有助于“文化走出去”。

潮州工夫茶不仅是潮人生活的必需品,也是潮文化的载体,近年来,更是成为南粤“文化走出去”的重要载体。叶汉钟经常带着潮州茶亮相在世界舞台之上。

2015年8月6日的《南方日报》在头版以《潮州工夫茶艺惊艳世博会》为题,报道了叶汉钟在海外传播潮州工夫茶艺之事。“当地时间8月3日—9日,中国茶文化周在2015米兰世博会中国馆举行。连日来,富有潮州元素的器皿,优雅实用的潮州工夫茶艺标准21式……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工夫茶艺亮相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