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掉的中国女人

作家许年年讲过自己一个相亲的故事,闺蜜给她介绍了一个腾讯的工程师,见面第一眼,许年年就失望了,“穿得太糙了,一件条纹T恤,一件深色的牛仔裤,黑色长筒袜,写字是网鞋,完全一副丝模样。”鞋子白色的,t恤也很干净,牛仔裤新买的。

可以看得出来,为了赴约,这个男子也是用了一番心思,但是整体装扮透露出来的气质和品味,实在是太丝了,尤其是当时坐在他们斜对面一个男生,穿了一件面料上好的白色衬衫,搭配九分时装裤,很干练清爽。相比之下,更是显得这位工程师丝。

1999年出生的林妙可,早在2008年,才9岁的时候,就登上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刘欢一起同台演唱,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明星,可是十年过去了,当关晓彤、张雪迎这些童星纷纷在舞台上亮相时,曾经引发万人空巷的林妙可,现在越来越被边缘化了。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衣品不好。

可以这么说,林妙可的衣品,已经差到让观众无语的地步了,甚至有人写文章问:“林妙可的衣品还有救吗?”

2016年7月份的时候,林妙可在微博上发出一张自己的照,穿一件花花绿绿的衣服,自以为很好看,结果一发出来,就把网友震晕了。明明一个才十七岁的妙龄少女,穿着也许今天的中年大妈都不一定会穿的碎花裙子。再加上拍照角度,仰拍,使得整个人看起来体态丰腴,如果不是那张娃娃脸,看起来真相人入中年了。

再例如,林妙可接受某电视台采访,穿一件黑色加深红色点缀的连衣裙,鞋子是老式的印花鞋,一样和她十七岁的年纪丝毫不搭,

在林妙可的一张写真照当中,她简直将这种差衣品风格,发挥到极致了,黑裙子没有问题,可口可乐似的碎花也能忍受,但那个发型不应该一样是中年大妈才会使用的吗?发型上面别一个黑色蝴蝶结大花,最不能忍受的是,穿一双那么厚增高的拖鞋,用时尚博主华华的话来说:“满世界都被她的地摊货衣品充斥了。”

有长相,有身材的人,很多被差的衣品毁掉了,而有些人颜值不怎么样,但衣品很好,鹤立鸡群。

美国时尚博主Aimee Song,无论如何算不上一位美女,身高不算高,皮肤黝黑,咧开嘴小,八颗大白牙像王宝强似的,在身材,腿等方面,都算不上出众。

如果平常打扮,应该是个颜值低于平常的女性。而Aimee Song非常精通女性衣品之道,很会穿衣服。通过不同颜色的混搭,形成自己独特的美式穿衣风格;利用层层叠叠的层次穿搭,为自己加分。

dine,从长相上来看,绝对是属于对不起大众的,但非常懂得视觉色彩运用,通过不同的色彩搭配,配合自己的穿衣风格,独树一帜。

也正是因为会穿衣服,她不仅辞去了工作,成为纽约首屈一指的时尚博主,而且凭借自己的衣品,捕获一名美国男神级的演员。

这便是Leandra Medine,从长相上来看,她丝毫不占优势,但你每次第一眼看她,一定会被她的衣品吸睛。

其实,好看,并不是指颜值高。绝大部分人都有着平均颜值,之所以有些人能够从众人中,

衣品好的人会通过自己的气场营造一种氛围,并把周围环境融入到这种氛围当中。衣品究竟好有多重要?再漂亮的人,都需要通过衣服衬托;而再丑的人,只要懂得怎么穿衣服,依然能有自己独特的帅气。

不是说中国男人收入不行,而是说中国男人衣品太差。在很多城市街道,你出去走走,会发现很多工作女生已经很会穿衣服了,各种质料、色彩搭配得恰如其分,但中国男生似乎依旧一成不变,穿着格子衬衫,一生牛仔裤,踢着大头鞋行走在马路上,头发凌乱,身材臃肿,甚至背还有点驼,看起来毫无精气神。没有欧美男人那种型男气概,也没有日韩男生暖男路线的气质。

我有一个朋友,她男朋友衣品很差,几乎是不会穿衣服。用她的话说就是:“他穿自己的衣服,还不如穿我的小裙子好看。”她想改变一下她男朋友的衣品,却发现根本不可能。“两个人的审美观差别太大了,他完全是那种直男审美。”

有一次她给男朋友买了一件缩脚牛仔裤,却直接被他扔了:“太娘炮了。”她让男朋友把胡子全部挂光,显得精气神一点。他却说:“胡子都没有,还是个男人吗?”在很多中国人的心里,衣服其实就是个保暖的东西,能遮蔽身体就行了,和其他方面,完全没有关系。

而其实,在今天,这种观念真的是太落后了,因为衣服的选择与搭配,就是内在涵养的外在体现。我们无法一眼看穿别人的内心,却可以透过衣服得知其品位,再从品位推断性情和修养。

尤其对于女性来说,会穿衣服特别重要,正如作家周周所说:“衣服就是一个女人的性格。一个随便套上衣服就出门的女人,你不能指望她把日子过成诗。”而会穿衣服,就是衣品好。衣品这个词,在今天显得越来越重要,犹如人品、书品一样,一个有教养,有品位,追求生活层次的人,都会透过他的衣品传递给这个世界。

曾经看过郭婉莹的故事,这位民国精致女人,一生像花儿一样艳丽,也有花儿一样的傲骨。

文革时期,郭婉莹作为资本家的女儿被打倒,她的家全部被政府没收充公,她只好带着孩子们搬到一间不足7平米的小房子居住。屋子里没有暖气,寒风刮得屋顶嘎嘎作响。但郭婉莹却很喜欢每天早上起床,看着阳光从破洞里漏下来,她说:“好美。”

后来运动越来越激烈,郭婉莹被打倒得更加厉害,她被安排去扫厕所,无论在肉体上,精神上,她每天都要饱受攻击,可即便如此,她也要保持女人的优雅,每天去扫厕所之前,都要换上一身干净精致的旗袍,化上淡妆,然后才出门。

作家婉兮说:“衣服是一个女人的生命,一个愿意在衣服上营造诗意的人,她的生命一定也被诗意笼罩。”所以,即使在那么恶劣的环境里,她每天都要换洗衣服,根据天气和要去的地方,挑选自己的衣服。在生活上,“没有烤箱,她就用铁丝烤土司;没有茶具,用搪瓷缸子,她也要每天自己煮下午茶;再也买不起德国名犬,她就给儿子买一只小鸡仔,并叮嘱他要好好养着…”

真的是这样的,衣服里藏着一个人的精神气质。那些被打败的人,首先从衣品变差开始,然后生活邋遢;那些无论在什么处境下,都保持一份尊严诗意的人,决计不会穿着睡衣消沉度日,将自己放逐在命运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里。你的衣品,就是你的人品。

之前特别火的两部电视剧,《欢乐颂2》和《我的前半生》,你有没有发现,衣品越好的人,生活层次越高。

《欢乐颂2》中,包奕凡、谭宗明、王柏川,包括后来出现的陈家康,都是生意场上的佼佼者,而他们的衣品,也都是一等一的精致;生活在底层的樊胜美的哥哥,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为了钱,不惜把重病的父亲作为工具,去勒索绑架樊胜美。

《我的前半生》里,罗子群的老公白光,生活在底层,找工作工作干不了,做生意把家底儿都亏光了,脾气暴躁,情绪特别容易失控,看看他的穿着,毫无衣品可言,随意穿搭,就和他的生活一样混乱。

而作为成功者形象的陈俊生和贺函,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衣品。有人说,当然啦,贺函和陈俊生都比白光有钱,他们当然更注重衣品了。这么说不无道理,但反过来更有道理,正因为他们的衣品都比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