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elect a menu in the customizer

看图说展|《微观之作》展的中国风

中西方文化交流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中国先秦时代。随着地理大发现和新航路的开辟,大量中国瓷器、茶叶、丝绸等商品输入到欧洲。在此背景下,欧洲深受中国文化影响,兴起一场中国风热潮。

这里所讲到的“中国风”是指在中国传统艺术风格影响下,欧洲人对中国艺术和风土人情的理解和想象,并参杂着西方传统的审美情趣。此次《微观之作》展览中,展出有多件与古老中国有着紧密联系的精美艺术品,包括中国风晚礼服、银质茶具、仿制的中国瓷器及宝塔样式多层饰盘,本文将就这些中国风展品做详细解读。

中国风晚礼服由紧身的低领无袖上衣和黑色直裙组成,从肩膀到裙摆总长156厘米。该礼服是吉尔伯特夫妇二人在1948年设计制作,因处于战后时代,设计师改变古板保守的战时服装,追求展现女性肩形柔美、腰肢纤细的优雅风。其中上衣下摆部分以喇叭状的褶边设计来突出人体腰身曲线,勾勒出女性修长窈窕身材。更为亮眼的是,设计师在衣料选择上采用精致华美的中国织锦,并装饰富有东方韵味的中国传统纹样。因此,这件展品将中国传统元素与西方现代服饰相融合,形成东西方文化交融后的独特风格。

17世纪以后,中国茶叶作为中西贸易的核心商品,开始大量远销欧洲,其中英国是最大消费国家之一。据统计,在1840年之前,英国外贸收入仅茶叶一项就占90%,是英国国库主要税收来源。伴随饮茶习俗的传播,欧洲人对茶具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并创造出独具欧洲特色的银质茶具。展品中饮茶用的银茶壶及刻花银制茶叶套盒体现出中国茶叶对西方社会的影响缩影。

这件银质茶壶制造于1730-1731年的英国,由伦敦著名胡格诺派工匠保罗·德·拉梅里打造。该件展品高31.5厘米,宽22.7厘米,分为水壶、支架及燃烧器三个部分。水壶呈球形且带弯曲形壶嘴,壶身装饰有6块鱼鳞形浮雕,并在水壶底部刻有制造时间及工匠名字,手柄采用可隔热的柳条编制。下方燃烧器和支架相连,燃烧器位于支架中心,与水壶形状相似,使用时点燃酒精灯可以保持壶里的水温。下部由缠枝卷叶形三足支撑整个器物,其三足下还各踩一个小海豚,它的灵感来自17世纪模仿自然的荷兰银器。

银质茶壶在当时的欧洲是饮茶时的常用器物,在英国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中收藏着数件类似银质茶壶。其功能主要用于加热沏茶的水,在许多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到,茶壶常被放置于临近茶台的架子或茶桌上,以便使用者倒水泡茶。

这个银质茶叶套盒大约制造于1747-1748年,制造商为英国著名银匠彼得·阿尚博。该展品由三件茶叶盒组成,它们的形制、高度及装饰纹样都大体相同,但其中一件要宽于另外两件。茶叶套盒的四周及顶部均装饰欧洲洛可可式纹样,并在每件展品的正面中心位置雕刻一个衔着羽毛的小鸟徽章,盒子底部刻有制作时间及工匠姓名。更令人惊喜的是为呼应银盒用途,盒盖把手被设计为茶叶叶瓣形状。

茶叶盒在欧洲贵族生活中非常受欢迎,18世纪之后,其常被分为储存红茶、绿茶及混合茶叶或糖三种类型。由于茶叶非常珍贵,许多家庭是由女主人来冲泡茶叶,仆人负责烧水工作。并且为防止仆人盗窃茶叶,通常会给茶叶盒配上精致的小锁,法国国王路易十五也曾号召将茶盒放入私密性强的房间内。但是随着茶叶的普及和袋泡茶的出现,茶叶盒不再是欧洲人生活的必需品,更多的成为用于欣赏和收藏的艺术品。

上文提到中国茶叶远销欧洲,在贵族阶层形成饮茶风尚。同时中国也专门针对西方生活习惯生产陶瓷茶具,深受西方人喜爱。16世纪,瓷器成为欧洲各国追捧的对象,并推动欧洲生产者仿制中国瓷器,本次展览中的锡釉陶器单耳杯和日本伊万里瓷防震巧克力杯及托盘均有中国瓷器的影子,再现中国瓷器对世界的影响。

这件单耳杯由锡秞陶和银制外壁组成,从1600年至1658年经历过数次改造,锡秞陶杯身生产于1600年,之后增加银制外壁和把手,1658年又添加底座。单耳杯高15.8厘米,宽15厘米,重量560克,杯身釉色呈斑驳的蓝白色。此外,其银制外壁也颇有特色,为方便使用,杯身增加S形把手及拇指开关;器盖上刻有肯特郡鲁特姆米勒家族的徽章,并在单耳杯上部的外壁处嵌刻拉丁铭文,记载该家族不同成员在1618年、1621年及1658年对这件展品的收藏,并且铭文中还提到此件单耳杯为易碎器物,其表面的修复痕迹也证实这一点。

此件单耳杯为锡秞陶,即在陶器表面施加具有防护作用的锡秞。英格兰生产的这种锡秞陶又称为“莫灵器”,因现存最早器物是出土于肯特郡西莫灵而得名。16至17世纪,中国瓷器风靡欧洲,价格高昂,被誉为“白色黄金”,激起西欧各国模仿生产的热情。锡秞陶就是欧洲仿制中国瓷器的早期代表,因其胎质仍为陶制,烧制温度较低,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瓷器,但在欧洲制瓷史上已是巨大进步。

这件展品大约制作于1720年,高11.9厘米,直径14.1厘米。其为深受中国景德镇瓷器影响的日本伊万里瓷,展品整体装饰青花矾红彩花卉纹样,色彩浓郁,构图饱满。除此之外,这件瓷器也经过巴黎工匠的加工美化,更具欧洲风格。杯盖嵌装银制雕花把手,并在托盘上添加镂雕银托架,可将杯子固定在托盘上以防止液体溢出,其设计之巧妙令人惊叹。

17至18世纪,中国风在欧洲盛行,除丝绸、茶叶和瓷器外,中国建筑和园林艺术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被西方认知。展品中的“中国宝塔”样式多层银饰盘将东方建筑形式与洛可可装饰风格交织结合,东西交融,妙趣生辉。

展品中的多层饰盘制作于1763-1764年,是典型的英式风格。其由27个部分拼装而成,最上层是带有镂雕藤蔓的宝塔形尖顶棚,并在顶部装饰银质菠萝;饰盘中心摆放椭圆形镂空花篮,周围悬挂四个略小的花篮,它们可用来盛放精致的水果和糖果,中间还有四根卷枝形柱子连接上下两层;下层由雕银镂空底座及玫瑰花枝形四足组成,并延伸出四条枝蔓,各顶一个银制小托盘,其有时作烛台使用。该展品的多处地方都出现制造者托马斯·皮茨名字的英文缩写,这件多层饰盘也充分印证他擅长将洛可可式缠枝花卉纹样和异域情调相融合的设计风格。

中国从古至今都是开放而包容的国度,华夏文明在五千年的历史发展中,不断与外来文化交流借鉴。丝绸、茶叶、瓷器作为古代中国的三大外销商品,在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将中国文明推向世界,并在西方掀起一场“中国风”热潮。本次《微观之作》展览中6件套带有“中国风”元素的展品映射出古代中国经由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对外开展贸易与文化交流的缩影,生动表达当时欧洲人对东方古国的向往和憧憬。即使在今天,中国元素在现代设计中仍是不可缺少的灵感来源,古老的中国文化依然散发着独特而迷人的魅力。由之,我们应以更加开放包容的胸襟,自信地在世界面前展示中国气度与风采。